楼主: 1162652157

同人,江湖诸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2-7-8 12:00
  • 1

    主题

    36

    帖子

    46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6
     楼主| 发表于 2019-9-5 20:2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20-1-3 17:14 编辑

    华山


    我姓剑,这是个非常稀少的姓氏,你们可能并不知道。

    名…无义,我想自己现在也能担的上这名字了。

    我并不是华山弟子,却会着华山派的顶级内功‘紫霞神功’,以及华山派的顶级剑法,独孤……九剑。

    也对,如果我是华山弟子,那上述两样,顶多就只能学会一样了吧?

    为此,师傅被杀。

    我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从小到大,都是师傅把我养大,师傅对我来说就是再生父母。

    师傅也并不是华山弟子,他是一个江湖人士,会着好轻功。

    他曾经对我说,华山派的剑派和气派是至死不休的关系,如果能将双方的仇恨放下,那么依照紫霞神功的内力,和独孤九剑的剑招,华山派早已不仅仅是江湖大派,而是顶级门派。

    这句话,他也对另外一个弟子说过,后来那个弟子亲自去华山劝说,接着……因为‘烟云飘渺步法’的缘故,逃了出来。

    不过跑的了初一跑不了十五,几天后,他被刺客暗杀在家里。

    真没想到,名门正派中的华山派,竟然也会用的上‘雇佣刺客暗杀’这种手段。

    这个江湖,究竟何为正,何为邪?

    师傅不甘于顶级剑法和顶级内功因为两个派系之争而泯于历史中,所以亲自潜入华山派,将其摹本都拿了出来。

    反正是摹本,不影响华山派正常的学习,而且待教会我之后,他会给还回去。

    他曾经说过,门派只会约束着武学的发扬光大,并不会对武学本身产生什么明显的益处。

    师傅也成功了,他教会了我独孤九剑和紫霞神功。

    只是还回去的时候发生了些差错,他被发现了,还被跟踪了。

    这就是我现在境地的原因。

    “那小子,停止反抗,我们只是废了你的放毒破功,还有独孤九剑。”

    “我呸!你们是个屁!杀我师傅,还想让我送死?”

    这是那群号称剑派的人,的确,他们很贱的。

    “停止反抗,我们只是废了紫霞神功,还有那劳什么贱法,根本不配与我们紫霞神功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呵呵,你们以为我会认为你们说的鬼都不信的鬼话是真的吗?”

    这是气派的人,更是虚伪,使人恶心。

    我就这样逃啊逃,而死忠于师傅的师兄师弟,师**们,全都因为掩护我被杀了。

    不知何时,在这个江湖中,没有门派的散人已然变为最底层,没人会在意他们的生死,存亡。

    除非获得了天大机缘,成为最顶尖的那批人之一。

    前方,是一片悬崖。

    我已经没力气了,跑了几天几夜,没有充分的休息,连反抗的力气都失去了。

    倒不如就这样跳下去吧,至少可以恶心他们一下。

    “你的不甘已经熄灭了吗?想想因你而死的同门,还有你的师傅,步烟云,他们真的希望你最终的结果是这样吗?”

    “你……你是谁……”

    剑无义的嘴唇微微颤动,声音细若蚊蝇。

    “步烟云前辈是我敬佩的人之人,他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将独孤九剑和紫霞神功偷出来教给你,定不希望你继续颓废下去。”

    来人仿佛并没有听到剑无义的话,而是缓步迈到他面前,可惜剑无义实在是没有力气抬头看清他的容貌。

    “我叫柳玄风,追杀你的那些人已经被引走分散了,把这颗药吃了,恢复一点力气后,随我走,那些人想如何对你,你就如何对待他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2-7-8 12:00
  • 1

    主题

    36

    帖子

    46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6
     楼主| 发表于 2019-9-9 22: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20-1-3 17:17 编辑

    武当、昆仑

    武当派,为江湖名门正派之首。

    其门派驻扎地为武当山,一座风景宜人、高耸入云的山。

    又因其得天独厚、阴阳相生的护山大阵‘太极阵’,武当弟子也被称为太极门人。

    同时,武当派也是大门派中唯一为了普通人的身体健康,而把门派绝学无私献给普通人的门派。

    无妨,太极拳吗,无妨,常常锻炼,能够养精蓄神,强身健体,若能坚持练下去,不依靠师傅成为散人太极拳宗师呢,算咱输。

    没错,武当派就是这般的自信,那句童谣怎么说的来着,“太极拳和太极剑,命足够长你就练”……

    众所周知,太极三年不伤人,这也是诸多门派同意武当成为名门正派之首的原因之一,毕竟人家全派上下综合实力弱吗,要换下去轻而易举。

    但也不能说武当派一无是处是不?毕竟……毕竟……毕竟……毕竟人家武当山自然风景好,实乃旅游的不二选择啊~

    武当派啥都缺,唯一不缺的就是银子,为什么我想你们也能猜出来,卖门票……

    咳咳,好了,让我们回归正题……武当派同时也是名门正派中弟子基数最为庞大的门派,没有唯一。

    因为其招收弟子没有那些条条框框,见人就收,遇到天资特别好但不想进的,查查他家里面的人,肯定有老人在练太极拳……

    而且,据传,武当派无论是太极拳、太极剑,还是门派大阵太极阵,全都不是完整版本。

    仅仅是武当派每代掌门以及其亲信长老才会知道,在武当山的某处埋有半块石碑,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字,现在的太极三连也不能说是完全吧,至少是历代掌门,结合石碑上领悟到的东西,不断完善产生的。

    为了避免别人猜疑,历代掌门都没有对那个地方设有防御,而石碑也因为深深埋于地下,无法拔出带走。

    所以,名为“无为”的武当派弟子,才能轻而易举的,跟着烟竹子的指引来到剑碑旁,参悟着后半本的“两仪剑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2-7-8 12:00
  • 1

    主题

    36

    帖子

    46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6
     楼主| 发表于 2019-9-23 12:49: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20-1-6 11:47 编辑

    桃花、慕容

    “你要拦我吗?”

    岛边,身着官式制服的女子冷冷的对另一名戴着斗笠,薄纱垂于面前的女子道。

    “嗯……”

    女子并没有做出太长的回答,仅仅是应了一声。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官服女子逼问道。

    “知道……”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见对方如此,官服女子也不再多讲,拔刀,欺身向前。

    “哼。

    见如此,女子冷哼一声,持剑横挡在身前。

    “铛……”

    金铁相交的一声嗡鸣,斗笠女子趁着那股震劲,换了一个剑势,低身而刺。

    这一剑本能刺中官服女子的丹田,但却没有刺中。

    千钧一发之际,官服女子哼了一声,身形顿时加快了数分。脚尖踩地,一个后空翻成功避过这一式攻击。

    同时,她也没闲着。手腕翻转,长刀自下而上划向对方。

    “慕容世家的吧?慕容刀法,还有刚才的,应该是燕灵身法吧?只是不知道慕容世家的人怎么会给官府当犬了?”

    斗笠女子双脚往后一蹬,与对方拉开距离,随后慢悠悠的说道。

    “哼,用不着你管。”

    官服女子明显的僵了一下,然后便道出一句,长刀舞动,猛攻而来。

    “呵……”

    斗笠女子也看到了那一下僵硬,这确定了她内心的想法。

    “听小道消息说呢,慕容世家的家主前段时间与一个旁支闹的有点不愉快,而慕容家主如今卧病在床,这很是细思极恐啊……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可能是我想多了,但为什么照顾慕容家主的恰恰是那个旁支呢?是那个旁支悔过了吗?我怎么觉的是监视呢?

    交一个朋友如何?我叫桃籽,如你所想,桃花岛的。”

    桃籽不慌不忙,将慕容女子的刀势一一闪过,不急不慢的仔细推敲着。

    反正吗,姓柳的还是不太信任她,只叫她守门喽。

    既然守了,那就要守好喽。

    守好了,那么说不定姓柳的临走之前,会捎带上她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2-7-8 12:00
  • 1

    主题

    36

    帖子

    46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6
     楼主| 发表于 2019-9-29 12: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20-1-3 17:22 编辑

    暂无秘籍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2-7-8 12:00
  • 1

    主题

    36

    帖子

    46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6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0 16:58: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19-11-14 14:11 编辑

    崆峒派
    周天再现江湖中,一心只为寻恨仇

    周天功,化腐朽为神奇。

    曾经我认为,经脉被废,一身武功化为飞灰,将再也无法手刃仇敌。

    但周天功,给了我这个机会。

    段……我记住这个姓氏了。

    那位赠予我周天功的老前辈,我也记住他了。

    逃出崆峒派后我曾四处打听他的下落,结果虽在意料之中,但我曾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按我想,能怀揣周天功这等奇学,老前辈想必是隐世不出的高人,能很轻易的将那些宵小之辈震慑,继而结束这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诬陷。

    但老前辈,因放走重犯,被斩首了。

    无妨……无妨……反正姓段的已经欠了我全家老小的性命了,再添一笔又何妨?
    。。。
    。。。
    姓段的,貌似和官府有着勾结。

    而官府,经我打听出了一些惊天的计划。

    所以我打算集结一群人马,去破坏这个计划。

    没有成功也无所谓,我就是陪他们玩玩,好削弱我未来报仇的难度而已。

    毕竟当初,姓段的诬陷我的时候,那些门派,或邪或正,可没一个来帮我的呢……呵呵……

    落井下石……他们只是在贪图周天功而已。

    想必他们也很乐意接受‘门派被灭’这个结果了吧?

    周天功的神奇?呵呵……

    内息宁神,此为小周天,可废脉逆运行周天之功,而此时,徘徊在体内的不再是内力,而是……真气。

    观星聚神,此为大周天,可借助天时看破地利,也就是阵法。可借助天时,布下天罡阵。借助地利,布下地煞阵。借助人和,布下周天阵。三者相融,周天星斗阵,仅此而已。

    除此之外,周天功并无任何作用。
    。。。
    。。。
    想要破坏官府的这个计划,我需要同伴,或者说,工具。

    嵩山派的韩一枫,胆识与计谋都深得我心,如果能为我所用,那将大大提升计划的成功率。

    所以,我第一个就找上了他。

    劝说出乎意料的顺利,这还要感谢嵩山派的神助攻。

    韩一枫叛出嵩山派,打伤嵩山十三太保其中三名,加入了我的阵营。

    他还带给我一个惊喜,在‘峨眉秘籍’计划中,拐来了峨眉剑道的天才少女狄水清,这让计划的成功率更上一层楼。

    但吃了一嘴狗粮谁都不好受,为此我打算在计划中加入一名女朋友。

    当然,不存在感情什么的,此生我只为复仇而存在,女朋友顶多只能算闲暇时间的消遣罢了。

    听说古墓派的入世弟子长的还不错,就她吧。

    听说有着古墓派的障眼法护着?呵呵,在周天功面前,一切阵法,我只需看看天上的星星便能破解。
    。。。
    。。。
    心情颇好。

    不仅仅是攻略了剑怜影,还意外的发现了她的武功也不赖,能当打手用用。

    回去途中,又碰见一个疯子。

    那个疯子视人命如粪土,偏偏武功还高的出奇,要不是剑怜影就在旁边,我或许真的要栽在那里。

    探了一下口风,好不容易我才拼凑出一些有用的消息。

    没想到,星宿派出了个绝世天才。

    虽然品行很差,但我缺的只是打手,不是同伴,当作一次性的用就行了。

    那个家伙傻愣愣的,听完我说的话,立刻就答应了。
    。。。
    。。。
    步烟云?哎……华山派终究堕落了。

    名门正派?别说笑了。

    如果名门正派依旧是以往的那些,那么官府怎么会与那些人勾结?

    如果那些名门正派还能保持着清醒,为何‘烟云飘渺步法’的传人步烟云会被围攻而死?

    让剑怜影去引走了剑派与气派,我来到了剑无义面前。

    “跟我走吧,待你武功足够强大,再回来让华山派付出杀师之仇的代价。”

    不仅仅是内心的触动,还有我非常好奇,独孤九剑和紫霞神功,如果集结到一个人身上,会有多么的惊天动地。
    。。。
    。。。
    五毒教的杜无情,软红蛛索的造诣在五毒教新一代弟子中,极其突出。

    如果事情一切顺利,在不久后,阵营里会多出海鲸帮的张三,还有整个永夜楼。

    当然,我需要去一趟无间林才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2-7-8 12:00
  • 1

    主题

    36

    帖子

    46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6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0 21: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19-10-25 22:08 编辑

    天山
    分身符来分身术,天山百变显峥嵘。

    步步登云,遥看入天,此乃天山。

    天山并不是单纯的一座山的名字,它是一条山脉中最为高耸的一座山,因山上的江湖大派‘天山派’得名,那条山脉也因此获得了‘天山山脉’的称谓。

    此刻,在天山派云顶崖之上,有一俊秀少年正在盘膝打坐,闭目养神。

    稍顷,少年睁开了双眼。待眼底一抹寒气掠过之后,站了起来。

    同时,在山脚下某个隐蔽的角落,有一道金色人影停止了行动,随风化为点点荧光,飘向少年。

    “呼……”

    吸纳了分身符传导过来的练功经验后,玄天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眼中终于浮现出神采。

    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将塞口拔下,一仰脖,他将里面的液体尽数倒入口中。

    说是尽数,其实也就一滴罢了,只是非常粘稠。

    这种液体若存放于普通瓶子中,那与之粘连的地方定会拉出银白的丝线,只有保存在这种特制玉瓶中,才能最大限度的避免浪费。

    这只是一滴天香玉露而已,并不是其他的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别想歪了。

    天香玉露能够帮助人快速恢复精气神,但因其产量很是稀少的缘故,价格年年飙升,也只有像玄天这样的天山派新生代顶尖弟子,才有资格使用。

    使用了天香玉露后,又盘膝养神了一段时间,再次站起时,玄天因为使用分身符产生的疲劳被清扫大半。

    “……滥杀无辜,自命不凡,终将走向毁灭。”

    此时,又有一道金色光影飘来,于是玄天便干脆站在那里不动,待融合了这张分身符里的记忆后,沉默了一会,说出这十四个字后,摇着头走下山去。

    玄天并不是这个江湖土生土长之人,他也是一个穿越者。

    至于我为什么要说也,前文已经讲过,还有一个星宿派的傲天,携带着‘善恶值数据化’金手指。

    既然都为穿越者,那么玄天自然也是有着一个金手指的,就是‘分身符’。

    分身符理论上能拥有无限分身,但事实很显然不是这样。

    它的每次运作,都需要切出玄天的一些意识去控制分身。

    如果同一时间切的多了,那么难免就会造成意识错乱之类的效果。

    同时,用分身符做事,玄天无论是打坐,练功,还是读书,都是事倍功半。

    用句你们熟悉的话说,如果玄天用分身符分别上厕所,刷牙,吃饭,抠鼻子的话,那么理论上是有可能突然脑子抽了一下,手往下一抓,牙刷戳鼻孔里,筷子插鼻孔里,抠出来的东西下意识的往嘴里送。

    当然,这些仅存在于理论当中,事实上,玄天的精神力本就强大,能够轻而易举的控制那些本能。

    “玄天师兄……”

    行至天山‘玄字辈’弟子的山门前,一声细软的声音惊醒了正在一边打瞌睡一边走路的玄天。

    “嗯?咦…哦,是玄黄师妹啊。”

    迷茫的应了几句,待眼神清明后,玄天很容易的就看见了和他打招呼的人。

    那是一名女孩,约莫16、7岁的样子,长的还好,玄天也很早就注意到了她对自己有好感。

    这也正常,自己本身的皮囊就还算可以,况且武学境界可谓是一日千里,受到师妹们仰慕很正常。

    哦,说到这,要介绍一下天山派的弟子分级。

    天山派一共有四代弟子,每代弟子都用天地玄黄四个字之一作为自己代号的前一个字。

    至于第二个字,那就和弟子自身的资质有关。

    比如玄天,他是三代弟子,第一个字是玄,而他的天资是‘天’阶。

    当然,天山弟子千千万,如果只是用这几种方法,很容易就有重名产生。

    为此,天山长老们又想出了第三个字‘十二时辰’,还有第四个字‘百家姓’。

    咳咳……别问我为什么频道跳了,总之,回归正题。

    如果不是一些意外,想必玄天很乐意从中寻得一个作为伴侣,然后咸鱼的度过一生。

    但既然我都说如果了……

    玄天是男性,他17、8岁。

    由于某种原因,致使他不再咸鱼,化悲愤为修炼的东西,轻而易举的成为了天山派杰出弟子之一。

    他也琢磨过了,也许是因为金手指‘分身符’将自己的阳气都分散的极为稀少的缘故,所以才会造成那般后果。

    嗯,点到为止,不能再说了,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2-7-8 12:00
  • 1

    主题

    36

    帖子

    46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6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2 16:2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19-11-2 20:56 编辑

    日月神教
    阳极为阴是日月,阴极反阳化天魔。

    “抓住他!生死不论!”

    “分头包抄!不能让任何人通过!这小子精通易容术,以及那独特心法能让他变的阴柔,很可能会男扮女装!”

    树林中,一群人正追着一个少年。

    说是少年,也是不怎么恰当的,他(她?)暂且这么称呼吧,他(她?)面部很是中性,既没有男性的阳刚之气,也没有女性的阴柔之美,就好像是将男性特征与女性特征打翻在一起,相互抵消后形成的。

    他(她?)也没有喉结,胸膛部位也没有丝毫的凸起……嗯不严谨了,他(她?)或许是个飞机场。

    而裆部,只有那么一点点不明显的,可以用褶皱来形容。

    (呸,晦气。)

    祁人暗暗骂了一句,加快了跑路的步伐。

    身轻如燕的行在各种树木之间,通过双脚蹬着身后的树干来不断改变方向,有时蛮横的撞开挡在身前的树枝,又有时以不可思议的身体柔韧度闪开了迎面而来的马蜂窝,并摸出腰间囊包存放的一些短剑,转身甩将出去,好为自己争得更多的时间。

    只不过,他的运气显然不怎么样……

    “彭!”

    伴随着头部撞击到重物的声音,祈人掉了下去,他心乱之下并没有注意到前方有着一棵巨树,所以一后脑勺怼了上去。

    “哈哈……姓祈的,你没想到自己会是这般后果吧?”

    就在祈人捂着头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时,追兵,已经来了。

    那是一个面庞苍白的人,看模样是个不男不女的,胸部平平,同样没有丝毫的阳刚之气,裆部也是同祈人一样如同褶皱。

    “咳……王五……同是日月人,你又为何这般……”

    虽然这样说,但祈人还是暗暗握住了盘在腰间的软剑,他知道,如果说这些真有用的话,现在的局面就不是这样了。

    “呵?同是日月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笑声很是疯狂,且有那么一点点憎恨。

    祈人的心也沉了下去,他很是明白,当一个人在你面前不加掩饰时,那么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他把你当成一个真正的朋友。

    第二,他打算嫩死你。

    很显然,王五绝对不属于第一种,否则是不可能追杀自己几天几夜的嗯……因爱生恨?相爱相杀?


    呸呸呸……

    “哈……哈哈……日月神教,颠倒阴阳。若有奇人,阴阳皆存……”

    渐渐的忍住笑声,王五莫名其妙的念了这么一段话。

    若是别人,很显然是完全听不懂,但祈人知道,这正是日月教义中的一段话。

    “那么为什么……奇人不是我……而是你呢?”

    说着说着,王五的面庞就变得狰狞。

    “屁话,我姓祈,叫祈人,若有祈人阴阳皆存,怎么不是若有王五阴阳皆存?”

    纵然身在险境,祈人还是毫不犹豫的吐出一句能贱出人一脸血的话。

    想必,这也是导致现在这种局面发生的原因之一。

    “呵……呵呵……没错……你说的是真理……呵……呵呵……

    “那么……如果我在这荒郊野外杀了你……是不是就可以说明,能学得辟邪剑法的幸运儿,也不过如此呢……回到神教,长老会对我刮目相看,并传授给我辟邪剑法……”

    遍观整个日月神教,祈人的贱可谓是独一无二。

    王五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他不再打算与祈人乱扯,从袖中抽出一把短剑,一步步的走向祈人。

    每一步都在地上踏出亡命之声,“踏……踏……踏……”

    “暂且撇开你不怕剑划伤自己动脉是胆子大还是纯粹的缺心眼,就说你将这件事告诉了长老,长老只会宰了你替我报仇,并不会如你臆想的那般传授武功。梦要在晚上哦不,有的梦白天也能做……”

    死亡逐渐逼近,而祈人的眼中也只有淡然。

    也许你们会认为他视死如归,不畏强权,但我要明确的告诉你们,不是。

    他就是单纯的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继续贱,能贱死对方够本,不能也没有什么损失。

    “呵……希望你的头颅被我割下后,你还能如此狂妄。”

    “快点,日月神教的人马上要赶来了。”

    “知道了知道了,没想到啊你小子,竟抽空报信了……那我就要快一点了……”

    “哦?这几位?哦……难怪你如此作为,在外面当了别人的狗啊……”

    三个人,四句话,短短一会,祈人就理出了王五和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哼,又如何?他们能让我拿到辟邪剑法,我自然要加入他们。”

    面对祈人的质疑,王五冷哼一声,直接了当的应了下来。

    在他看来,祈人已经是个死人,与一个死人聊会天,是不会有什么影响到未来的。

    “去死吧!”

    “铛……”

    随着一阵金铁相交的碰撞声,王五手中的剑,被一柄普通的长剑击飞。

    握着长剑的是一名青年,看上去17、8岁,不知从何时窜将出来,斜刺入王五和祈人之间。

    “哦?这位朋友,你是要……”

    眼看就要成功的杀死祈人,却被不知从哪儿出现的小鬼打乱了节奏,尤其是不知道小鬼听没听到那些不该,至少现在不该透露出来的话,王五的脸色很不好看。

    正当他假惺惺的出声询问时,没想到来者似乎并没有听见他的任何话,剑势一转,拦腰一划。

    (该死……)

    为了保命,王五只能以轻功退后几步,这也使他脱离了随时可以杀死祈人的范围。

    “呵……”

    对于这一点,来者明显已经有了防备,轻舒一口气,扑向前方,提剑便刺。

    那两个一直跟在王五身后的黑衣人也互相对视了一下,双双点了下头,卸下腰间的长棍,缓步向前加入战局。

    总之,先解决了这个家伙再说。

    被三人围攻,来者竟丝毫未露败像,且有越战越勇之势。

    剑势看似只有几招,但每一招都能品出至少十几种变化。

    两位黑衣人也看出来了,这剑法,正是华山派的独孤九剑。

    也对,他们现在在华山附近的一个森林中,有华山弟子碰巧路过想要见义勇为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只是,这位华山弟子的独孤九剑有点不一样。

    即使对己方有着绝对的信心,不出片刻就可将对方逼退,但两位黑衣人还是对着对方剑上不时冒出的丝丝紫气感到心悸。
    。。。
    。。。
    “我说,朋友,够了吧,你知道,自己不是我们的对手。”

    打了一阵,其中一位黑衣人趁来者一时间的大意,将其生生逼退,并说道。

    “哼……杀师之仇,同门之死,不共戴天。”

    而剑无义此时已经杀红了眼,在柳玄风的指导下,他已经完成了数波反杀,看见那群人横尸遍野,他的心里说不出的兴奋。

    “呵……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华山派,这个梁子我们结下了,不出几月,我们必……不好!闪!”

    黑衣人虽不知道剑无义到底说的是什么东西,但这不妨碍他的恐吓。

    但说到一半,他的耳朵微微一动,接着就运起轻功,消失的无影无踪。

    同时消失的,还有另一名黑衣人,他在走之前还顺手带上了王五。

    “无义,你打错人了,他们并不是剑派或气派的人,我大老远就喊你了你还没听见,说了跟我走跟我走……”

    柳玄风转过身离开,嘴里大声着,而心里……

    (一个意外之喜呢……日月神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2-7-8 12:00
  • 1

    主题

    36

    帖子

    46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6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9 10:02: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19-11-3 09:45 编辑

    铁掌
    轩辕断云惊天斧,奈何不知提线人。

    段潇,铁掌帮段天溟之子。

    “临烟,等帮中这事过了,我就鼎明父亲,娶你。”

    “段大哥还是如此吗……”

    “虽然与父亲赌气,但他终究是我父亲,铁掌帮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作为帮主之子不能不管。”

    “段大哥……临烟这等事……在段大哥眼里就仅仅是…赌气吗……”

    “……对不起,临烟,我亏欠你太多。”

    说着,段潇将沐临烟拥入怀中。

    “无妨……段大哥不用为我这个小女子而为难,段大哥能为了临烟做到这种地步,临烟已经很是心满意足了。段大哥尽管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临烟会在你背后,一直支持你……”

    明明想表现的满不在乎,但沐临烟还是不由自主的说出这么一大段话。

    “哎……”

    而段潇也不是什么木头,对此,他只能深深叹了口气,将沐临烟拥抱的更紧了一些。
    。。。
    。。。
    “混账!如今铁掌帮到了这种地步,你竟还想娶一个青……混账!”

    “父亲,孩儿对临烟是真情意切……”

    “我绝不允许家门中存在一个青…楼女子!你如果想娶也行,我便将你逐出家门!”

    “不,父亲,孩儿从未忘本…”

    “那你现在出去,与那青…楼女子说清楚,让她不要再继续纠缠于你。”

    “这…”

    “还不快去!”

    “是…孩儿告退……”
    。。。
    。。。
    “……你也来了吗……”

    “我警告你,别让沐临烟姑娘伤心。”

    “……滚滚滚滚滚!”

    “……否则我定不会轻饶你。”

    说完,袁半飞就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
    。。。
    “段大哥……”

    看着沐临烟的双眼,以及她的笑容,段潇心中不免的又浮出那句话。

    真的要告诉她吗?

    看着她的笑容渐渐消失,眼角蓄满泪水?

    “临烟……我父亲说……”

    段潇开口了,但看着沐临烟期盼的眼神,他实在说不出口。

    “段大哥…”

    “临烟…”

    这一刻,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闭口,都在等在对方的话。

    “嗯……临烟,我们私奔吧。”

    踌躇许久,段潇还是将嘴边的那句话咽了下去。
    。。。
    。。。
    “混账!混账!混账!”

    铁掌帮,段天溟居所。

    段天溟实在没有想到儿子会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做出这样的举动,暴怒之下掀翻了桌子,破口大骂。

    “报!”

    “说!”

    “陆千侯已派人过来询问何时讨伐那海鲸帮,帮主请指示!”

    “嗯……潇儿的事不提也罢,现在最主要的是讨伐海鲸帮……告诉那个人,本帮主会立即召集人马,讨伐海鲸帮!”

    “是!”
    。。。
    。。。
    “咳……咳咳……陆千侯……你为何要这样……”

    铁掌帮,段天溟捂着腹部,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陆千侯。

    “呵呵……段帮主,你竟然天真的认为,我官府会与尔等威胁皇族之流结盟?”

    陆千侯对此只微微一笑,擦干净剑上的血迹后,才言道。

    “咳咳……姓陆的……你这样做……铁掌帮上下不会饶过你……”

    “安心安心,铁掌帮帮主与官府使者商量大事时,帮主的逆子段潇突然出现,趁机刺杀其父后逃跑,官府使者想要留下他,但被连刺数剑……你说,这个理由,铁掌帮会不会相信?”

    “咳……咳咳……然后你就能率领铁掌帮……像讨伐海鲸帮那样讨伐我儿?”

    “段帮主看来你也不太愚钝吗……呵呵”

    “不好……潇儿……别回来……与那青……女子跑的越远越好……别回……来…………”

    段天溟死了,死不瞑目。

    “呵呵……他一定会来的…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小声呢喃了一句,陆千侯突然反手握剑,毫不留情的将长剑刺入自己的肩膀。

    “来人!有刺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可爱
    2019-10-29 17:26
  • 6

    主题

    29

    帖子

    439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47
    发表于 2019-10-22 08:32: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太好了,竟一口气看完了,继续更新,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2-7-8 12:00
  • 1

    主题

    36

    帖子

    46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6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20:5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19-11-16 12:33 编辑

    昆仑
    两仪剑法知天命,窥破凡尘失凡心。

    “前辈,您又来啦。”

    武当山,思悟丘,武当派新生代天才弟子‘无为’的道场。

    道场乃是一个道人的根基所在,一旦定下,想要搬离需要废很大工夫。

    但武当山还是早早的给弟子们定下了道场,虽然只是一块土丘,一块岩石之类,但道场可以扩大啊。

    至于如何扩大,将四周扩大就行了。

    这样,四周的弟子就会迫于压力,努力练功,扩大自己的道场。

    这样,武当派上下就可保持一种积极向上的氛围,不至于因为‘太极三年不伤人’而咸鱼着。

    “嗯,传给你的部分两仪剑法,练的如何?”

    “回前辈,练的差不多了。”

    无为才16、7岁,称他一声道童并没有错。

    无为道童也是知道这位前辈脾气的,他也不说废话,将自己的感悟一一说了出来。

    “行了,不必说你的经验,我和你不是一个路子。

    “那么,让你去看武当山的两仪剑碑,你看了吗?”

    无为只说了一半,那位前辈就打断了他的话。

    “嗯……回前辈,那[请文明用语]说明之后,我也去看了看,看不大懂……”

    “嗯,不大懂就对了,武当的剑碑是两仪剑法的后段,你硬要参悟也是一无所获。”

    那位前辈仿佛无所不知,一切尽在他的推算中,让无为去看,只是验证一下事实而已。

    “那么,我就将两仪剑法的前半段传于你,待你掌握后,再去参与武当山的两仪剑法石碑,掌握上面的两仪剑阵。

    “在此之前……我需要检验一下你的成果,看剑!”

    突然,前辈轻喝一声,从袖中探出三尺软剑,直刺无为。

    而无为对此也没有惊慌,这位前辈每一次都是这样,一点新意都没有。

    他不慌不忙的躲过这次提醒,从地上拾起一柄精致木剑,也是手腕一抖,刺向前辈。

    “哼。”

    对此,前辈只是冷哼一声,退后半步,软剑斜削向木剑。

    “呲……”

    但见,软剑在无为惊骇的目光中,毫无阻碍的切入了木剑中央,将其一分为二。

    “呵……你以为同样的套路,我会多次中招吗?这次的剑是开锋过的。”

    切掉木剑后,前辈将软剑收起,淡淡道。

    “永远不要失去警惕之心,如果我有意的话,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

    手中换过一把剑,前辈教训道。

    “前辈教训的是。”

    对此,无为也是哑口无言,只能悻悻道。

    “看好了,今天教你两仪剑法的变招。”

    通知之后,前辈独自舞起剑来,无为则乖乖的跑远了一些,坐下观看。
    。。。
    。。。
    烟竹子,昆仑派隐世之人。

    单论武功,他自是昆仑派第一,返璞归真之境。

    世人皆知昆仑派有两仪剑法,却不知昆仑的两仪剑法出之何处。

    在昆仑,有半块两仪剑碑,两仪剑法便是从上改编。

    说来也巧,剑碑偏偏是从中切开,否则,这半本两仪剑法,根本流传不下来。

    而剑碑上,除了两仪剑法,还刻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天机术,观测术,侦查术,御剑术……什么都有。

    而烟竹子,就参悟了这些东西,并熟练掌握。

    也是如此,他的心境因为看到了未来,望穿了过去,而变的无喜无悲,万念俱灰,所以他才会隐世不出。

    直到某一天,他闲来无事推算了一下两仪剑碑的另一部分在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2-7-8 12:00
  • 1

    主题

    36

    帖子

    46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6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21: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19-12-7 21:44 编辑

    明教
    圣火密令惊天现,明教入伙盛唐阁。

    “那么,你们是谁,我又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都跟你说过喽,我并没有操纵你行动的能力,这盛唐阁自然是你自己走进来的喽,你怎么不信呢…”

    刚刚问话的女子听得面前之人的又一次解释,她又一次抬头望了望牌匾。

    嗯,上面写着盛唐阁,没错。

    但这一切都太玄了,莫名其妙的就走到了这里,显得很不真实。

    “别想太多啦,盛唐阁并不存在于这个江湖,甚至可以说它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如果不是靠着一些天财地宝的支撑,或许它从来就没存在过…唔…业又多了一点啊…”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漆黑的站立生物,准确的来说,是一个顶着炎炎高温,将全身,包括头部都裹在一个密不透风的布袋里的人。

    “你是谁?‘业’又是什么?”

    “别问啦,一个你无法理解的东西而已,当然,不是说我。总之,是个正常人都不想被整日业火灼烧,所以我就让你过来了啊,来来来,这位英俊潇洒美丽大方的少女,我们来做个交易吧,只要你在这张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她,暂且用她来形容这个黑影,因为从她传出的声音可以判断出,她是女性。

    说着,她就嘿嘿笑着,从背后掏出一张纸,在对方眼前晃了晃。

    “没兴趣。”

    虽然暗暗吃惊这张纸上为何会有自己的名字‘明尘’,但女子并没有将惊讶表露在脸上,只是带着张扑克脸,冷冷的回绝道。

    “哎哎哎?不是,你看仔细点,答应了之后,你立刻就能学习到圣火令法……”

    她显然没有想到明尘会拒绝的如此干脆,提醒道。

    “嗯,我看见了,先不说我是明教的顶尖弟子,早已学会了圣火令法,单说我明教的武学你从何得来?”

    明尘冷声道。

    “你已经学会了圣火令法?就是你刚刚耍的那套?你称其为令法?嘿,别逗了,你知道怎样才能称之为令法吗?”

    她轻声笑了笑,一连4个问号,无疑能听出深深的嘲讽。

    “哦对了,忘了你们是武,还没有接触到‘道’……”

    正当嘲讽的正嗨时,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她闭上了嘴。

    “武?道?你说的是什么?讲清楚。”

    虽然如此说,但明尘的语气很怂。

    在刚刚碰面时,她就和这女子打了一架。女子所用的武功并非江湖中所流传的,也并没有丝毫的章法可言,但其端的厉害,轻描淡写中就将明尘戏弄的手足无措,仅凭着一颗半透明的圆珠子。

    也许你们会奇怪,暗器之流是非常氪暗器的,为什么我会说只用了一颗珠子就能将明尘耍的团团转。

    但问题是,谁也架不住暗器会飞啊……

    飞来飞去,还带自动追踪的……

    也就是明尘的接受能力强点,换作别人,肯定是大声嚷嚷着妖术之类。

    纵然如此,明尘还是乱了阵脚,在得到几处青紫后,双方终于进入了握手言和的阶段。

    “说简单点,就是你不用双手就能控制语气,并且你的武器将换成几块令牌,操纵时会划出各种火焰。”

    女子似是被问的不耐烦了,冷冷道。

    “只能这样说吧,我的业不允许我多说,剩下的,等你签了之后,你自然会体验到,来,签了。”

    “……好。”

    明尘思索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道了一声,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纸张。

    “?你拿这个干啥?”

    “???不是你让我签的吗?”

    “那张纸没用,只是要有仪式感而已,事实上只要你答应了,那就行了。”

    女子说着,打了一个响指。

    “看,这就完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2-7-8 12:00
  • 1

    主题

    36

    帖子

    46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6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09:4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19-11-23 20:38 编辑

    少林
    知志觉远少林僧,蝴蝶翩翩效应连。

    “这位女施主,请。”

    和尚在少林寺门前伫立,平视前方,就这样站着。

    虽然现在不是什么热闹时候,但还是会有或多或少的人慕名前来少林寺拜佛,所以看门小僧很有必要。

    “和尚,带路吧。”

    这是一位戴着斗笠的女子,至少从声音可以判断出。

    一圈薄纱从斗笠上垂下,恰好遮住了她的容颜。

    毫无疑问,她是步行上山的,因为她不可能飞着上山。

    “施主,请。”

    被唤作和尚,小僧也并不恼,微微一笑,转身走向寺内,女子见此也跟了上去。

    “不知施主要去何方?朝佛殿还是拜佛楼?”

    “罗汉堂。”

    “嗯?施主,你在说啥?抱歉我没听大清,请再说一遍。”

    走了一会,小僧顺势问了一句,只是女子的回答让他出乎意料。

    “罗汉堂,你没听错。”

    “嗯……抱歉这位施主,罗汉堂并不对外开放……”

    确认了答案后,小僧停了下来,转过身摆出面露难色的样子。

    “哦?”

    只是一声轻咦,女子消失在他的视线中,再次出现,已然在他的背后,正用一截短刃抵着他的脖子。

    “嗯……嗯……施主你这又是何故?”

    异性的气息扑面而来,小僧又如何见得这般场景,脸色大窘之下哆哆嗦嗦的道出这句。

    “我问你,你到底知不知道罗汉堂在哪?”

    女子将脸凑到其耳边,低声道,同时,抵于其脖子上的刃也往里压了压。

    “不……不知道,我只……只是一个看门的……”

    脖子处传来阵阵刺痛,这使小僧认识到了这一切并不是做梦,由于恐惧,他的话也变得结结巴巴起来。

    “那么咳……咳咳……”

    听到回答,女子刚想进行下一步的动作,突然就收回了短刃,疾退数步,脸色阴晴不定之后就开始剧烈咳嗽,直到嘴角咳出了血才做罢。

    “该死……这就是那个人说的‘业’吗……”

    接着,她就低声喃了一句,也不知在说什么。

    “小子,算你运气好,这件事你最好不要声张,否则我定不饶你。”

    恐吓了一番那个和尚后,女子身形一闪,消失在其的视线中。


    “切……盛唐阁……听都没听过……”

    潜伏之时,女子又在低声的自言自语,用自己一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

    或许,在之前她还不信那个自称柳氏四**之一的人的话,但经过刚才“业”的干扰,也多少相信一点了。

    用那位的话来讲,完成“给觉远带信”这一个任务,她就会得到想不出的好处,而且会成为盛唐阁编外打杂人员。

    对于成为打杂人员,她自然是不屑一顾的,但对于“以武入道”这个说法,她很感兴趣。

    时间说长也不长,很快的,女子就等到了那个觉远。

    此人身着一层一层厚重的僧侣服装,满脸都是汗珠,在这个大夏天还真是辛苦他了。

    “什么人!”

    少林寺也算是江湖大派,女子早就听说目前的武僧已经排到了“觉”字辈,想必这个觉远就是一个武僧。

    作为武僧,能够看出他的寝室藏有人,那也不意外。

    “别慌,别叫,我只是奉人之命,给你带一封信罢了,这就走。”

    在对方肯定屋里有人的情况下,再藏着掖着就很是浪费时间,所以女子干脆直接从躲藏处站起,走到觉远面前,递给他一封书信,接着身形一闪,以对方的速度,也跟不上她。

    “这……应该是青蝠身法,快去禀告方丈!”

    觉远木纳的接过信,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转身向方丈楼跑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2-7-8 12:00
  • 1

    主题

    36

    帖子

    46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6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21:19: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贴会慢点,我要理一下前面的想法,而且在tap发了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2-7-8 12:00
  • 1

    主题

    36

    帖子

    46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6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6 12:3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19-11-23 21:08 编辑

    武当
    悟得剑碑半本谱,无为无心反两仪。

    武当派,为江湖名门正派之首。

    其门派驻扎地为武当山,一座风景宜人、高耸入云的山。

    又因其得天独厚、阴阳相生的护山大阵‘太极阵’,武当弟子也被称为太极门人。

    同时,武当派也是大门派中唯一为了普通人的身体健康,而把门派绝学无私献给普通人的门派。

    无妨,太极拳吗,无妨,常常锻炼,能够养精蓄神,强身健体,若能坚持练下去,不依靠师傅成为散人太极拳宗师呢,算咱输。

    没错,武当派就是这般的自信,那句童谣怎么说的来着,“太极拳和太极剑,命足够长你就练”……

    众所周知,太极三年不伤人,这也是诸多门派同意武当成为名门正派之首的原因之一,毕竟人家全派上下综合实力弱吗,要换下去轻而易举。

    但也不能说武当派一无是处是不?毕竟……毕竟……毕竟……毕竟人家武当山自然风景好,实乃旅游的不二选择啊~

    武当派啥都缺,唯一不缺的就是银子,为什么我想你们也能猜出来,卖门票……

    咳咳,好了,让我们回归正题……武当派同时也是名门正派中弟子基数最为庞大的门派,没有唯一。

    因为其招收弟子没有那些条条框框,见人就收,遇到天资特别好但不想进的,查查他家里面的人,肯定有老人在练太极拳……

    而且,据传,武当派无论是太极拳、太极剑,还是门派大阵太极阵,全都不是完整版本。

    仅仅是武当派每代掌门以及其亲信长老才会知道,在武当山的某处埋有半块石碑,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字,现在的太极三连也不能说是完全吧,至少是历代掌门,结合石碑上领悟到的东西,不断完善产生的。

    为了避免别人猜疑,历代掌门都没有对那个地方设有防御,而石碑也因为深深埋于地下,无法拔出带走。

    所以,名为“无为”的武当派弟子,才能轻而易举的,跟着烟竹子的指引来到剑碑旁,参悟着后半本的“两仪剑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2-7-8 12:00
  • 1

    主题

    36

    帖子

    46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6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7 12: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19-12-3 22:59 编辑

    江湖诸事雪山
    无间寻柳非正邪,陌看尘世邮差心。


    压了压帽沿,径直闯进了无间林中。


    无间林只是一个穷山恶水中的小林子,但因某些人的计划,在今天,它将是非常重要。少林寺、古墓派、五毒教、白驼山、华山派、峨眉派、星宿派、海鲸帮,韩一枫,还有一个崆峒派,今天将在这里商讨一件如果成功,那就会给如今的江湖格局造成重大影响的事情。


    无间林中,也有着十数位永夜楼的刺客在阴影中潜行,这使得它们的保险更上一层楼。


    不过不要紧,我之所以会来,那就是有了充分的准备。


    再来之前,那个人已经通过她们研究出来的特殊秘法,将她的“存在”切在了我的身上,这虽然使我背负起“业”,但这也使我拥有了一样新的能力,“存在遮掩”。


    当年,她就是用这种方式,让我主动走入盛唐阁的。


    不行,业已经增多了,做完这件事以后,我必须回盛唐阁宅着。“存在遮掩”发动,凝于我身上的“业”将会成倍增长,只要我还存在于这个江湖,就不会断掉,我这是在以命改天,赌的就是能在自己炸掉之前完成想要做的事情。


    “首先,欢迎各位同道能来捧场,我姓李,你们叫我李先生就是了。”


    运气不错,这讨论才刚刚开始,否则我还真不知道如何自然的插入这话题中去。


    “等等等等!请等一下!”


    解除了“存在遮掩”,我装作慌慌张张的样子,“假装”撞见了他们。


    “嗯?……这位朋友,你是谁?”


    看到我出现在这里,李先生的眸中先是闪过一抹惊疑,之后便被虚情假意所充斥。


    这句话很明显是一句套话,我也很清楚他已经怀疑我是官府的细作,只要回答的稍有不对,已经埋伏在我身后的永夜刺客就会当场暴起,将我就地格杀。


    好在,我已经为此番情景做出了前置准备。


    “大师,你忘了吗?我是被你救出来的那个雪山寺的啊!”


    焦急的转头,将目光瞅了瞅周围的几人,看到一个光头的和尚后,眼神一亮,急忙唤道。


    “嗯?觉远,你认识他?”


    见状,李先生向和尚投去疑问的目光。


    通过和尚茫然的表情我可以猜到,这个光头很可能已经把我忘了,好在我提醒了一遍。


    “嗯……你是……米朵祈?”


    和尚沉思了一会,总算将我想起来了。


    “对对对,就是这个。”


    虽然心里在毫不留情的贬低和尚,但表面上的惊喜还是要做一下的。


    “嗯……还真认识……觉远,他是谁?”


    “米朵祈是西域雪山寺的人,由于几个月前在少林寺不知为何大闹了一通,砸了佛像之后被关进了清身狱,我在配合你们的时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放出来给少林添点乱,期间告诉了他我们的事情……”


    “觉远,这般重要的事你怎如何能随意告诉他人?”


    话还没说完,李先生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李……李先生,我回雪山寺后,他们都不待见我,方丈还使我受到杖刑三百,罚扫雪山寺的处罚。实在憋不下气,我就来加入你们了,放……放心,我并不是空手来的……这……这是雪山寺的内功心法……”


    装出因为紧张而结结巴巴的样子,我掏出了早已备好的小无相功。


    这里没用龙象般若功自然是有原因的,我已经提到了自己被杖罚,那么方丈自然就会时刻盯紧我,免的因为心中的怨气做出什么,而龙象般若功身为雪山顶级内功,自然会被严加看管,单凭一个人,想要偷出来很难。


    而小无相功,虽然也被锁在一个屋子里,且屋子外面有着暗卫守着,但在此我不得不叹屋里的环境是真的好久没打扫,住的很不舒服。


    拿到小无相功原本后,我将那些天抄的一本摹本放在了原处。


    “小无相功?嗯,虽然这不是我们需要的那本,不过也可以看出你实力不错,你想要加入是吧?可以。”


    虽然过程很麻烦,但就是这样的繁琐打消了李先生的最后一点疑心,我也就毫无阻碍的进入了这个亦正亦邪的小队。


    。。。
    。。。
    这是灵鹫宫。


    几天前,我曾以飞镖传书,为童姥送了一封匿名信,上面的内容主要是这几天有人来抢秘籍,让他们注意点。


    结果不出意料,那些人死的死,伤的伤,柳玄风跳下了断崖,被觉远救走,只要没死就成,他现在还不到死的时候。


    “业”已经太多了,我要回去苟,不能再出现在这天道之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版权申明|联系我们|商务合作|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官方邮箱:service@mkjump.com       Copyright   ©2015-2016  放置江湖  Powered by©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