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包 礼包 礼包 礼包 礼包
查看: 366|回复: 11

文友客栈第三期 十月份投票及十一月征文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前天 19:23
  • 63

    主题

    1065

    帖子

    725

    金钱

    玩家版主

    狂风剑侠

    积分
    1757

    玩家版主才华横溢

    QQ
    发表于 2019-11-1 23:2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申屠少侠 于 2019-11-3 11:12 编辑

    十月份正文活动已经结束,以下是十一月主题及声明。

    声明:由于十月份征文主题及各方面原因,十月征文的投票停止,本版块将会视情况协商并向十月份投稿者进行补偿。


    经权衡之后,从十一月起,本活动将会进行规则添加或修改新规则如下:

    征文内容:每月由本版块版主交替定下两个主题,可选择其中一个主题进行发挥。字数在1000-2500字左右,若字数过多需要审核请通过论坛私信或QQ联系版主进行审核。

    征文数量限制:每人每月最多投放两篇短篇文章或诗歌,连载文不限制

    征文类型:短篇文章、诗歌,连载文

    注:绘图内容不作限制,但文章与绘图无论是何主题,都应与江湖有关。
    连载文不限制题材,每三篇可获得一件装备。

    短篇文章、诗歌奖励内容:奖励制度为月结、奖励又各位大侠投票决定。
    每月第1-3名 特等奖:装备码一个(每月三分)
    每月第4-6名 优秀奖:论坛礼包1200金币一份(共三份)

    注意事项:
    禁止抄袭,搬运,代写等情况发生,一经发现删除文章并永久不接受该用户投稿。

    文章/绘图投稿格式:
    《文章名》
    笔名


    投稿及评选方式
    每月会开贴进行投票,获奖者由论坛各位大侠评选,评选时间为发帖后的七天内。
    投票贴二楼将会公布次月文章主题。
    投票贴三楼起往后位各位大侠投稿处,请严格遵守文章格式。


    说明
    1:本次活动最终解释权归以文会友栏目组所有

    2:为及时获取奖励,请获奖者添加论坛QQ群崇武楼747743255。群内联系申屠少侠/特立独行大笨蛋







    三尺长剑斩不断江湖恩怨,逆了苍天直至天荒地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前天 19:23
  • 63

    主题

    1065

    帖子

    725

    金钱

    玩家版主

    狂风剑侠

    积分
    1757

    玩家版主才华横溢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23: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月份征文主题:
    一、江湖仇杀
    二、穷极一生的追寻
    三尺长剑斩不断江湖恩怨,逆了苍天直至天荒地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2-20 17:13
  • 24

    主题

    128

    帖子

    139

    金钱

    江湖散人

    Rank: 3Rank: 3

    积分
    233

    千里共婵娟

    发表于 2019-11-2 00:51: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可恶,永夜楼都是一群辣鸡、废物,只管救,连售后服务都不做!”京城北边的树林里一人喃喃自语地骂道,“以前多好,当个门派的地方官儿,逍遥自得、悠哉悠哉的,现在整天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官府、落月山庄的人找到。”

    “走了三天的路可算到了京城。”那人抬头看了看,又喃喃自语道,“还好,这永夜楼的服务还算可以,至少给我准备了假通行证。”

    那人走在街上,现在正是三伏天,太阳暴晒着他,他每走一步,就好像走了万步一样,没过一会儿,他便晕的倒了下去。

    “嘿,醒醒。”那人睁开眼,只看见一个女子在他旁边,不知怎的,这的温度好似降了许多。

    “这是哪?”

    “这啊,客栈啊。”

    “你是谁?”

    “我?客栈的千金啊,你这怪蜀黍可真奇怪啊。”

    “景儿,那位客人醒了吗?”客栈的掌柜问。

    “醒了。”客栈千金答。

    “你又是谁?”客栈千金扭过头来问那人。

    光爷心想:我若说真的,这两人若报官该怎么办?我若说假的,这两人报官怎么办?算了,还是装失忆吧。

    “我,我不记得了,我的头,好疼。”

    “爹爹,你快来看,这人失忆了。”

    ……

    “大夫,这人怎么了?”

    “可能是摔着了。”

    “爹,那这人该怎么办啊?”

    “先问问他吧。”

    “喂,那边那个,你记得你家在哪吗?”

    光爷心想:九桥的房产、土地都基本抄完了,只剩江南还有点儿每查到的,没办法,只能去江南,愿不要遇见落月山庄的人。

    “我想起来了,好像在江南,头、我的头,好痛,真得好痛。”

    “没办法,只好把他送到江南去了。”

    ……

    “渔家,去江南吗?这有个人,给一两银子。”

    “好啊,让他上船吧。”

    就这样,一昼夜过去了,光爷缓缓睁眼,光很弱,不像以前那么刺眼了,桥很高,不像九桥的那样平平,而是突兀着,人很多……水很深……天很蓝……屋更大……

    “我可算回来了,从出任到现在也十多年了吧,遥想那时,多么年轻,现在这么大了,又没成家,又无积蓄,只能学着乞丐,等待好心人救助。”光爷表情无可奈何,说得话也无可奈何。

    光爷刚下船,便到了西湖,看那美丽景色。西湖里有山、有水、有白塔、有人、有船、有柳树、有风、有天、有伽蓝,还有倒影在水中的山、塔、人、船、柳树、天空、伽蓝。

    而这些景色当中,却有一个深深的吸引了他的目光——落月山庄二庄主萧子远,光爷曾经的知己、伯乐、结义兄弟、莫逆之交……

    而在这时,这些所谓的交情变成了一种负罪感如泰山一般压在光爷之脊,他用轻功匆匆离去,而远处的萧子远的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光爷躲在一个茶馆里,虽然兜里连半文钱都没有,但光爷依旧凭着气场骗了几个小二们,坐在一个靠窗的位子上,泯了口茶,光爷观察着,发现萧子远依然不在那处,便发下心来,品茶、食肉,听丝竹、感人生……

    过了一刻钟,光爷便离开位子,准备走人,小二叫住他,让他付钱,他心里一颤。没办法,只好动武了,他心里想着,也这样准备着,可谁知,一人走了出来,帮他付了钱,光爷定睛一看,发现那人正是——萧、子、远。

    “跟我回去吧。”

    光爷不顾一切往外跑,跑到老远的山阴道上,本以为已经将萧子远甩走了,可没到子远还是追了上来,光爷正准备用轻功飞离时,被萧子远一把抓住衣袖。

    “跟我回去吧。”

    光爷也不想在做无谓的挣扎了,沉思了一会儿,便点点头,跟着萧子远回去了。

    回了山庄,萧子远把光爷安置在自己的紫雷青电阁中,他俩坐在柳树下的石凳上,一左一右,谁也不说一句话,谁也不做一件事,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流逝,萧子远最终因事离开,留下光爷,两人都亦然三十多了,早已不是从前,两人的关系因为越来越来微妙,亦师亦友、亦兄亦敌、又或是一对恋人?又或是一对知己?可能是又一对冤家?这世间的是是非非谁又能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呢?

    光爷在阁中无事可做,便偷偷溜到西湖,乘上小船,准备再好好赏一番景,可谁又能想到事情的起始点和终点都在一处呢?
    尘归尘,土归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2-20 17:13
  • 24

    主题

    128

    帖子

    139

    金钱

    江湖散人

    Rank: 3Rank: 3

    积分
    233

    千里共婵娟

    发表于 2019-11-2 01:19: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来也好笑,为了寻找他,我花尽了快半生的心思。
                                                                         ——燕风云《一封信》

    他是谁?一个小小礼部尚书竟然可以只手遮天,我的头很痛,为了找到他——青残卷,我快花了整整半年心思了,师傅也下了最后的通牒,若还找不到他,就不让我再找了,可他……他……到底在哪?

    我的心焦躁极了,没有一点儿消息,一点儿也没有,这半年来,我从天山查到五毒、从白驼山庄查到慕容山庄,总之,江湖各地我都前去探查了一番,就是没发现他的踪迹,那几年我很疲惫、也很焦躁,心总是闷闷的,每天也总喜怒无常。

    ……

    七年了!七年了!我终于找到他的踪影了,九桥!他在九桥!我来了,我来了,我马上就来了。

    ……

    可怜啊,可悲啊,可叹啊,为何又没找到你,你到底在哪啊?尽管走遍天涯抑或海角,我也不会放弃找到你的一丝丝希望!

    ……

    呵,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却不认识我了,我凭了命的找你,只是为了找你,我用了八、九年的光阴,我觉得我的脑子似乎秀逗了,八、九年就浪费在你身上,呵,浪费在了你身上……

    ……

    你总算想起我来了,我突然觉得这八、九年并没有什么浪费,而是实打实的做了一件趣事!简直比杀.人放.火、奸.淫.辱.虐还要开心,还要激动,还要兴奋。
    ……


    批语:我知道了、也看见了。

    ———————————————————————分割》

    作者之语:本文采用第一人称的方式进行叙事,对了,如果你觉得那些重复的字是凑字数用的,对不起,你猜对了,那真的事用来凑字数用的,不过在设计中燕风云就是个神经兮兮的天才
    尘归尘,土归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2-20 17:13
  • 24

    主题

    128

    帖子

    139

    金钱

    江湖散人

    Rank: 3Rank: 3

    积分
    233

    千里共婵娟

    发表于 2019-11-2 01:26: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yibanjushi 发表于 2019-11-2 01:19
            说来也好笑,为了寻找他,我花尽了快半生的心思。
                        ...

    补:标题《燕风云·风卷残云》
    尘归尘,土归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11-19 03:17
  • 64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金钱

    禁止访问

    积分
    31101

    才华横溢千里共婵娟

    发表于 2019-11-2 03:0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11-19 03:17
  • 64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金钱

    禁止访问

    积分
    31101

    才华横溢千里共婵娟

    发表于 2019-11-2 03: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0-4-25 10:10
  • 2

    主题

    85

    帖子

    183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126

    千里共婵娟

    QQ
    发表于 2019-11-2 21:5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易诚 发表于 2019-11-2 03:06
    然后在这里补一个帖子标题和链接,确认参加征文并且方便统计,多好小屠屠,快赞成 ...

    小兔兔?咦惹
    少侠你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12-12 10:28
  • 2

    主题

    64

    帖子

    1066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95
    发表于 2019-11-3 22: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寻衣 于 2019-11-3 22:26 编辑

    《阴丹决》


    背景:(我发现这月主题我正好符合,上个月的正好了,哭笑不得。)

    最近一段时间,星宿派经常有离开星宿海外出行事的弟子失踪。掌门大怒然后派门内次徒李寻衣出关调查此事。李寻衣顺藤摸瓜,终于调查到逍遥派弃徒肖盈邦之处,但一段时间均无所收获,终于在他们丢出星宿弟子的诱饵后发现了肖盈邦的惊世秘密。原来肖家主因为触犯门派之规被废后竟然凭借记忆重修北冥,然后误打误撞地变北冥神功成了化丹之法。专能吸化一出同源的化功内力,变毒功为阴丹,供人修炼。李寻衣率众屠尽肖家满门但却让肖家小女逃脱,而女童又被武当游士林无尤所救。


    正文:

    门外的脚步声十分急促,几息后随着刀剑出鞘的声音又归于静寂。
    林无尤看着屋内墙角蜷缩着的小女孩,起伏着胸膛。转过头咬紧牙,一字一句好似从石头中蹦出来,又好像受伤野兽的低吼:“你们为何处处紧逼,对一个小女孩赶尽杀绝。她才刚刚七岁呀,手无寸铁,现在满门尽丧无依无靠,到底······到底碍你们何处!”

    门外的风顺着木板门的缝拥挤进来,扭曲着、咆哮着。结束时还不忘在屋内打一个旋儿,好似挑衅着屋内的弱小的人们。

    “我们星宿本就是邪派,屠宗灭族也不奇怪,你!把小女孩交给我们,快快离开吧。”这本是一个极好听的声音,可是现在这清冽的音色让林无尤的嘴唇失去了最后的血色。那是一支冷血的刺剑,剐中心脏,失去所有的热气,让林无尤整个身心一击就沉入刺骨的湖底。

    “你们这群恶魔”,话到了嘴边却只能化作咕噜咕噜的声音。林无尤实在是太虚弱了,他护着小玥已经逃了整整五天了,滴米未进,满身是伤。他不知道他现在这身破碎的的烂衫还能不能御寒,因为他已经完全感受不到寒冷了,那布满全身的或扭曲或交错的伤痕结出的血痂就这样凝固了整个冬日,凝固了整个人的生命力。林无尤看着蜷缩颤抖的小玥,知道了现在多么寒冷。他挪动他的身体走到女孩的面前费劲地蹲下,“小玥,别怕。把眼睛闭上、耳朵捂上就好。过一会儿我就带你离开这里,好么,小玥。”

    “好···好”,一个字在抖动中发出了多个音节,小玥抬起了头看了面前这个男人一眼,现在他只能无条件信任他。林无尤淡淡地笑了,“我们就会离开这,就像之前每一次一样,我答应过你带你去武当,在哪里你会遇到一个好人家。”他慢慢地抬了抬手,最后没有抚摸下去。
    林无尤站了起来,腰板仍然很直。风替他打开了门,也替他关上了门。

    李寻衣披着暗紫鎏金的披风,风将披风拂来扬去。他紧盯着木门,即便这是那么的脆弱不堪,但是他还是在等它被自己打开。
    “师兄,你为何不与那混人讲个明白,他既称武当正派又怎能不懂江湖大义。”

    李寻衣没有回话。又一阵风带来了一片雪花,落在发丝上、屋顶茅草上,似乎瑟瑟有声却更添天地间的暗哑。

    “逍遥神功化星宿内力为阴田丹之事决不可泄露”,他内心清楚的很,“师傅也不能知道,否则江湖必有一场大乱”。李寻衣压低声音对师弟们命令道:“这个女孩今天必须除去,后患不可留。”

    “是”,众人拱手接令。

    这边话头刚落,一道身影便快速从破败门内闪出又轻轻带上了门。李寻衣刹那瞄到那个这几天一直追逐的身影,浑身破衣烂衫却笔直来去,出手带着凛然。他摇了摇头,但觉得对这个人还有一些敬佩。“你快走吧,我们虽是邪派却也不欺凌你这般落魄之人”,说完就朝着手下们下令,“你们,进去!”

    飒的一声轻响,割破了风声,斩断了飘落的雪花。孤人傲立锋出鞘,定在门口就是一堵墙,让人近不得身,那三尺寒剑沾染满了血污就再也不显得单薄。林无尤惨笑道:“她虽与我非亲非故,但命中注定让她逃至我的身边,我不知你们之间有何血仇,但仅你们赶尽杀绝这样一个小女童我便不能不出手,如今至多死道而已。来吧,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那几个手下趁这空档早早摆好架势将林无尤半围,绕将起来。林无尤眼光一动,也不畏缩,整个身体随剑向左边一突。那剑虚影一晃就直刺一人面门而去,那人慌忙提刀格挡。然而林无尤在空中腰部一发力就是个转身,一脚踹在右侧围来的人的小腹上,只把人踢得倒飞出去两丈远,再没有起来。这还没结束,借着反劲他落地又向左侧窜上好几大步,一剑挑出便见血封喉。

    余下这两人见力敌不过赶忙往李寻衣这靠,以刀卫身,紧张道:“师兄,这可如何是好。”李寻衣缓缓抽出细柄弯刀,指向雪地里的那摊血色说:“你们左右进攻我来策应。”说完便屈膝凝神开了架势。这两人虽然害怕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冲上去,边冲还边喊叫壮胆,“杀——”,眨眼又与林无尤缠斗在一起,来来回回相互试探,各有负伤。又一会儿,才过十招,雪地里就只剩下两个影子相互搏斗了。余下那人大喊:“师兄快来,他已力竭,我助师兄擒此人!”李寻衣知已经推脱不过,施展摘星功几步飞箭即入战局,但两人均未看见其眼中的冷色。

    弯刀如月,如星光瀑流带着刺骨寒意而下。刀挥落无声,只留下因死不瞑目而瞪大的双眼和林无尤诧异的眼神。林无尤虚弱到只能恃剑而立,也不想再问什么,就听着风呼啸过耳边的声音。

    “为了这片江湖,我不能留你们。”

    “或许是你太过自私”,林无尤轻轻地说,听不出喜悲。

    一场战斗已至傍晚,隐隐有星光璀璨。李寻衣赶忙踹破木门跃进屋内,可是屋内早已空无一人,直至上下左右翻了个遍他才确信人已不在。他看着后墙破洞的窗子心里已有计较。

    走出草屋,满地狼藉。李寻衣在血泊中挨个补完刀后就将这些尸体都搬进屋内,一把火付之一炬。火焰在月夜中燎亮,化着雪,伴着风和枯草越烧越远,好似将今天发生的一切灼尽带走。

    抬起头,月亮点着微弱的灯,虽然昏暗却指见了屋后雪地里的足迹。

    “这片江湖会从今天开始大乱吗?我又能不能保守住这个秘密?”一切都得等见到那个叫“肖茗”的七岁女童才有答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大哭
    2020-4-30 18:23
  • 5

    主题

    216

    帖子

    5524

    金钱

    江湖散人

    Rank: 3Rank: 3

    积分
    272
    发表于 2019-11-12 15:50:45 | 显示全部楼层

    穷极一生的追寻——《黑商诗三首》

    本帖最后由 黄衫男子 于 2019-11-22 22:52 编辑

    《黑商诗三首》
    老铁
    化用三首脍炙人口的现代诗歌,并作一组,寄托我心与黑商

    1《黑市商人的沉默》——致那个我们熟悉的黑商
    你寻,或者不寻他;
    黑商总是躲着你;
    贼的一匹;
    一步走错,再寻不见他人影。

    你找,或者不找他;
    价钱就摆在那里;
    黑的不行,都买不起;
    而你,银子不够,元宝更别提。

    你恨,或者不恨他;
    对不起,今天熔铁媒上新;
    诶,真香!
    老板,再给我来一筐!

    你爱,或者不爱他;
    他都是这条gai上最靓的仔;
    回头率百分百;
    蓦然回首,他却早已不在。

    多少年江湖风风雨雨,心心念念的总是你;
    那么多岁月奔波扫图,苦苦追寻的也是你。
    江湖老友,欧皇面具;
    玄学概率,甭不服气。

    黑商啊,我劝你找个地儿安身吧;
    或者
    你就干脆住在我的家园里。
    放心,我会好好对你;
    扒光♂你 榨干♂你
    洗劫♂你 掏空♂你
    ————————————————————
    2再别黑商》——致一个掩身于江湖的侠者
    悄悄的你走了,正如你悄悄的来;
    我默默地招手,作别那黑色人影;

    南阳城外的孤舟,激荡起我寻找你的浪花;
    牛家村内的河畔,倒影出我追逐你的倒影;
    金牛武馆,早已踏破青砖;
    长安城里,寻觅灯火阑珊。

    在江湖的风波迭起中,你甘心做一粒沙子;
    那黑纱掩盖下的目光,绝非凡尘,是人中龙。

    藏匿于阴暗之中,沉淀着最传奇的梦;
    投身于世俗烟火,这心却看得轻铜臭;
    愿为这江湖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愿与那世人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若近若离,
    终究不离不弃。

    寻梦江湖?着一身轻衣,去向那侠之大道!
    满载一腔热血,在快意恩仇里放歌!
    尽展此生豪气,在刀光剑影中起舞!
    但你不能放歌
    独酌,只因月黑风高;
    悄悄,即是你的喧嚣。

    悄悄的你走了,正如你悄悄的来。
    你理一理黑衣,不带走一丝光彩。
    ————————————————————
    3《江湖·雨巷》——致一个神秘又迷人的黑衣女郎
    着一身蓑衣,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像月光一样的
    轻轻游走的黑商

    她是有
    月光一样的颜色,
    月光一样的身影,
    月光一样的柔软,
    她在人群中沉默,
    刺眼又孤独;

    她沉默于这寂寥的雨巷,
    着一身黑衣,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独自前行着,
    冷漠,清冷,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辨不清的眼光,
    是寂寞?是孤高?
    说不透彻,道不明白
    我只知道,那是乌云掩不住的光芒。

    像夜一般的,
    像夜一般的神秘又悲凉。

    像给月亮戴上了面纱
    遮掩了前尘今生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直到转角的高墙,
    走尽这雨巷。

    能否慢一些,在这雨巷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朵云彩,
    作为你的守护者与你在一起。
    身,常伴左右;
    心,紧紧相随。
    每一阵风过,
    我都依依不舍,
    但没有人,
    明白我的言语。
    你是月光,你有你的清冷
    我是云彩,我有我的无常

    在雨的对白中,
    她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月光般的眼光,
    月光般的惆怅。

    着一身蓑衣,独自
    彷徨在悠远,悠远
    又寂寥的江湖,
    我希望再会
    一个月光一样的
    身着黑衣的姑娘。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大哭
    2020-7-24 23:21
  • 6

    主题

    82

    帖子

    1万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131
    发表于 2019-11-26 19: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旧簪复仇记·上》
                                                      明叔慕白
    (一)
           明慕白出生在武学世家。
           明家有个讲究,不喜欢在一个门派从一而终,所以祖辈们在天山养过雕,在铁掌劈过柴,在海上耍过快意刀。
           他的父亲是官府中人,据说是为了救一个人质而把自己给搭了进去,英年早逝。小白还是喝奶的年纪,自然注意不到夜深时母亲白篱总是抱着一支旧簪子低声哭泣。
           白篱从来没和小白说起过报仇的事情,只是搬回家乡汝州,一味苦心把他拉扯大。
           柴米油盐的烟火之外,还有每天晨诵暮课的陪读。偶有也梦过儿子金榜题名,骑着白马披红戴紫,可在白篱心里,更多还是希望小白能够在县里做个小吏,安稳度日。
           早年丧父的家中独子,小白比同龄人懂事很多,在县里公学里很是努力上进。后来乡试中了秀才,又托了关系,便按部就班地在县城里谋了份文书的差事。
           家里光景日渐好转,更是说了门媒。
           临近大婚,小白日间忙里忙外,晚上睡前还在想着要给母亲做套漂亮的礼服。嗯,还有母亲那支老掉牙的簪子,早该换了。
           生活嘛,苟就对了。
    (二)
           大喜的这天,明家这边张灯结彩,可是却许久都不曾等到去领县接亲的队伍。
           白篱暗自心急,正要打发人去询问,没想这时有个接亲的小子满脸血污地慌张来报,说是桂花山上的大王带人在道上把新娘子劫走了,新郎官竟是生死不知!
           且不说明家这边手忙脚乱,只说那桂花山的大王名叫燕雄,力大无比,江湖人称“霸山熊”。早年据说是江洋大盗,后逢乱世便拉了一票兄弟占了桂花山,平日占着地利横行乡里,官府竟也奈何不得。
           话说大当家燕雄早早便相中了小白这没过门的新娘子,只是碍于县城坚固,无从下手,便打起了道上截亲的盘算。
           “回禀大王,计划比想象的还要顺利,那群人里一个带种的都没有,一见血光,就一溜烟都跑光了!便是那弱鸡般的新郎官拦在轿前,也被兄弟们打的半死,要不是大王交代要留他一条小命,兄弟们早早便送他去见阎王了。”一个喽啰谄媚笑道。
           “好得很,洞房时正是要留这个小子在旁以增情趣!”燕雄似乎有某种怪癖,随后大声招呼手下:“快快回寨,今晚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人人有份!”众山贼轰然应诺。
    (三)
           这边小白失魂落魄地被押回山寨,被反手绑住扔在杂物房中。纵使心中仿佛有把刀可屠尽这帮匪类,手上却如此懦弱无力。
           山寨里热火朝天大摆宴席,在小白耳畔听起来格外刺耳。
           正兀自发呆,忽觉身后的窗页翻动,小白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回头看去,却是一个黑衣人从屋外翻了进来。
           只是,不想那黑衣人看着一脸血污的小白,竟是自顾自低声呜咽了起来。
           “妈,怎么是你?”虽然身后的人蒙面遮掩,但哪里能瞒住相依为命的小白。
           “也怪我,总以为离了江湖,与世无争,也与人无争,争端就再也找不到我们,所以也刻意没有让你学武”,白篱长叹口气,“但既然事到临头,咱们娘俩说不得也只能争一争了,教这些贼人试试,我这“惊鸿剑”白篱的剑是否还锋利?”
           说罢一边割松小白身后绳索,一边说道“这群山贼约莫五十来号,除去外围放哨的七个喽啰,包括贼首燕雄在内的其他山贼正在大殿里吃酒喝肉“。
           说到这时不由一顿,可能自己也觉得好笑,“娘亲知道这伙山贼人多势重,怕自己床底的剑许久未摩,难免失了几分年少时的锐利,刚才摸进厨房给酒水里面加了些料,想来再过半柱香也差不多该起作用了。”
    (四)
           “霸山熊”燕雄此时坐在聚义厅的主位,酒到酣处,喝退一波准备敬酒的喽啰,便在左右会心的眼神和吹捧中退席,大摇大摆地向寨主卧房走去。
           他是有理由骄傲的,在这乱世中,能有处作威作福的所在,有几十号呼来喝去的弟兄,更何况现在还有位美娇娘在等待自己临幸,人生何其欢乐。
           心怀绮念,半熏的燕雄行至门前,正准备打发人去把那个小白脸的新郎官也提来,却是猛然一惊,怎不见守卫?莫非是偷懒去偷酒喝了?
           不待燕雄细想,门侧廊下的阴影中闪出一道人影,挥剑直刺向他面门,正是白篱!
           好一个霸山熊,当时愣是瞬间惊醒,险险地侧身躲过,只见面颊上带起一溜血光。
           白篱见一时没有得手,立即下手抢攻,顿时逼得燕雄手忙脚乱。而这边燕雄到底是一寨之主,回过神后,哪里还不知道是有人摸上了他的老巢。这时细观这刺客,剑招颇为精妙,但却是力道不足,难不成竟还是个女流?
           于是酒醒大半的燕雄抽出随身砍刀,一面从容格挡,一面大声吆喝,让前厅饮酒做乐的属下速速过来帮手。
           白篱看着局面向不利的方面滑落,手中不慌,心中烦乱,蒙汗药怎么还不起效,难不成这蒙汗药也有过期失效之说?
    (未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大哭
    2020-7-24 23:21
  • 6

    主题

    82

    帖子

    1万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131
    发表于 2019-11-26 19:4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明叔慕白 于 2019-11-26 19:51 编辑

                                                         《旧簪复仇记·下》
                                                               明叔慕白
    (五)
           是呀,怎么蒙汗药还不起效?
           躲在角落的小白同样是心慌不止,莫不是娘亲又犯了贪小便宜的毛病,买了过期失效的药粉。
           他看着身边未过门的媳妇阿倩,轻声安抚道“别怕别怕,你在这边先躲一会,我去马厩那边寻些草料放火。到时候混乱一起,我引开门前的贼兵,你就先跑,不用管我。”
           刚出虎口的阿倩就算愿意,一个人也没法在半夜走山路呀。
           阿倩也是个不扭捏的,于是把心一横,说“都到这份上了,也只能死里求活。你去哪我跟到哪,两个人一起放火也快一些。”
    (六)
           看着周边越围越多的杂兵逼近,在燕雄的猛攻之下,白篱气力渐渐不支起来,手中的剑势已经逐渐散乱。
           毕竟多年未与人争斗,今天能拼杀到这里也完全是凭着一股母亲的武勇。官府的救兵遥遥无期,儿子和媳妇虽然藏起来,但若今日除不了贼首,那他们左右不过是晚死半刻。
           正在焦急绝望之际,忽然看到山贼后方火光四起,几十头乱马从马厩中冲出,冲散了围攻的阵势。
           这边白篱猜到是小白动了手脚,来不及老怀宽慰,便找准机会,鼓起余力,刷刷几剑将燕雄逼退,趁乱突出重围。
           燕雄哪里肯放过,提刀便追。倒是苦了身边乱成一团的喽啰,只是有些醒目的跑去救火,更是有些胆大的趁乱打起了山寨库房的主意。
           谁也没有注意到,山寨不远处的山道上,一簇簇火光正在逼近……
    (七)
           多年以后,已经身为人母阿倩偶尔会回想起那个火光与血光冲天的夜晚,依然会情不自禁地浑身颤抖。
           她和小白最终还是没有躲过山贼的围剿,双双被擒。燕雄奈何不了被逼至绝路反而越发神勇的婆婆,便拿他们做人质要挟,逼她就范。
           当时婆婆白篱似乎犹豫了很久,但终究是仿佛认命一般,缓缓把剑放下。
           “哈哈哈,还是这招好用,当年也有一个崇武卫的高手被我用这个套路给弄死了,武功再高又如何,现在坟上还不是长草了?”燕雄放肆地笑道。
           白篱似乎一下子就愣住了,她有些歇斯底里地大吼道:“那个崇武卫叫什么名字?是姓明的吗?”
           “呦,难不成是遇上故人了?”燕雄轻蔑地笑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上前一步把她脖子掐住,高高举起,“你莫不是还能翻了天去?”
           喘不过气的白篱脸色由红转紫,再慢慢转为惨白,周围的火光映照下,显得格外凄凉。
           “放开我母亲!你们这群畜生不得好死!”小白像疯了一样冲击着围困住他的山贼,刀剑加身似乎也无法阻挡内心悲痛所化的力量。
           可惜终究并没能突破身前的阻隔,他到底没有改变战局的力量。
    (八)
           可能是上天的旨意,人走出的每一步,都算数。
           因为小白的这几步并非徒劳,毕竟他争取了山贼们的注意。
           改变战局的可能是一根稻草,或者是一只旧簪子。
           一只上了年头却被主人时常抚摸的簪子,小白父母的定情信物。
           本来准备自我了断的簪子,却不知什么时候被白篱抓在手里,又在下一个瞬间插进了燕雄的喉间。
           “孩子,娘这么多年心里一直好苦,今天且容我任性一会。”
           心里的旁白无处诉说,白篱只是死死抵住发簪。任凭燕雄发疯似的挣扎,也未能挣脱。
           外周的山贼正茫然不知所措,这时山寨门前一阵喧闹,却是大批崇武卫的甲士赶到,桂花山寨自那一夜江湖除名。
    (九)
           翌日,明宅。
           “你那早死的爹两袖清风,就留下些官府里的香火情。我来之前先去找了本县靖安司里崇武卫的暗探,让他们出手帮忙剿匪。最后他们及时赶到,肯定是你那个老鬼父亲在天上看着咱们。”白篱看着身前清早一起来请安的小两口,不觉心情大好。
           “真的是那燕雄,是他杀了我父亲吗?”
           明慕白终于问出了昨晚纠结了一夜的疑问。
          “或许是吧,这该死的江湖,谁知道呢?”白篱感叹道“当年你老爹死了,你又还小,家里也没个依靠。那时候我也恨,恨凶手,也恨你那个死老爹。”
           “可是你才那么小,晚上非要人抱着才肯睡觉,特别是晚上哭闹不休的时候,感觉天都要塌下来。那个时候只容的下把你养大一个心思,报仇什么的只好放在一边。”
           “其实日子越过越好,你眼瞅着都要成家了,我便也歇了报仇的念想。过几年拿不动剑,帮你媳妇带娃的手艺,倒是没丢。”
           “哪有那么多江湖仇杀,活着的人,好好活着,就挺好。”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版权申明|联系我们|商务合作|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官方邮箱:service@mkjump.com       Copyright   ©2015-2016  放置江湖  Powered by©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