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49|回复: 22

【连载】《扬州有个身法怪》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5-23 00:29
  • 6

    主题

    205

    帖子

    2647

    金钱

    江湖散人

    Rank: 3Rank: 3

    积分
    282

    才华横溢

    QQ
    发表于 2019-9-1 12: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饮风而醉 于 2020-4-3 22:36 编辑

        建议:只看该作者  章节数对应直达楼层=章节数+1(举例:第五章=6楼) 目前:序章+八章
        以及,欢迎留言
        我记得我把烟云练起来的时候,我觉得异常激动,我觉得烟云就是整个游戏最强的轻功了,18的转化率似乎就是强者的象征,我就决定写个大作来铭记它。
        写下这篇序章后,我想了想,我不知道我最终会写成什么样子,要写多久,也许会放弃。我不知道结局是怎样的,只知道由此开始

        序章:
        皎洁的月光洒在男孩前方矗立的男子身上,钢刀不住地往地上滴血,鲜红的血在明亮的夜晚中异常刺眼,静静漂浮着的尘埃宣告着一场战斗的结束。
        被乌袍裹住的男子头戴斗笠,背向男孩,月光再明亮也无法看清他的面容,男孩坐在角落,呆呆地看着,脸上不知是惊是喜是忧是惧。
        “你叫什么名字?”男子松开手,钢刀掉落,刀刃与石块的碰撞声打断了男孩的愣神。
        “……”男孩显得无所适从。
        “害怕吗?”男子目光掠向脚边的鲜血与尸体,似有一丝愁苦。
        忽然,男子目光急转望天,一身乌袍无风自动,随即一股劲气四散冲去,尘埃隐去,也吹醒了男孩。
        “小子不敢……”男孩悠悠吸了口气,起身,单膝跪地,抱拳说道:“我自幼父母双亡,此前生活难称为人,今得恩人救助,有再塑之恩,当为再生父母,小子斗胆,请恩公赐名。”
        男子微微一愣,似想通了什么,转过身来,刚毅的面庞浮出一丝柔和,说道:“事有始终,天有命数,罢了,你我相见也是缘分,慕容灼,你跟我来吧。”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7-14 08:35
  • 32

    主题

    1512

    帖子

    1240

    金钱

    门派首席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769
    QQ
    发表于 2019-9-2 06:56: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阔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5-23 00:29
  • 6

    主题

    205

    帖子

    2647

    金钱

    江湖散人

    Rank: 3Rank: 3

    积分
    282

    才华横溢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9-4 22: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饮风而醉 于 2019-10-31 23:31 编辑

       第一章:
        扬州慕容府,铺着大理石的小路上,一位十岁上下的少年走过,一头过肩黑发并一长束发束在后颈,下身穿着乌黑长裤,脚底一双朴素布鞋,上身单着一件白色内衬,却是被汗水浸透了的,从脸庞上淌着的汗水可以看出,他刚结束了一轮练习。
        少年途径偏厅,厅中站着一中年男子,吩咐完几位下人去打点今日的午饭,见了少年,对其说道:“早晨的训练结束了吧,去擦擦身子,换身衣服,然后去找找熙儿,将近午时了,别耽搁了吃饭。”少年行了个礼便回房换了身深青色劲装,束一条绫罗腰带,腰间挂着一玉佩,形似双翼合拢,上头刻着一个淡淡的“灼”字,。
        慕容灼思量着时间,打算去找妹妹,但这府邸也颇大,盲找肯定不是路子,见前方走廊有两个丫鬟端着茶水,似去布置午饭的,慕容灼快步走了过去,两丫鬟见了慕容灼也站定,行礼,叫了声少爷,慕容灼直接问道:“可有见着小姐?”一丫鬟摇了摇头,另一个想了想,说:“之前经过后厅的走廊,似乎见着过小姐身影。”慕容灼追问:“可还有他人?”丫鬟答到:“不清楚。”“有劳了,去干活吧。”“是。”慕容灼别了下人,径直往后厅,心下紧张,原来这慕容府后厅邻着一园林,园林中有一大湖,单只有慕容熙一人无人陪同的话,不保准会落湖里,心下担心着,脚下越走越快,到了湖旁亭子前,都是跑着的了。
        慕容灼看那亭子里,一七八岁女童扶着围栏看着湖中,腰间有一“熙”字玉佩,看是慕容熙了,慕容灼心下也就定了,看那亭中还有一人,看起来三十多岁,一身白色道袍,长发皆披于身后,悠然只是喝茶,是赵霖,是慕容府主以前闯荡时交的好友,武功也是高强,如今在府中当门客,帮着打点内外。慕容灼上去施礼:“赵伯。”慕容熙见了叫了声哥哥,松开围栏,小跑过来抱住了慕容灼,赵霖见了慕容灼,也放下茶杯,回礼道:“少爷。”“舍妹调皮,有劳赵伯照看了。”慕容熙听了抬头冲慕容灼抗议:“没有,熙儿乖得很。”赵霖笑笑:“少爷别这么说,小姐天真无邪,讨人喜欢得很呢。”慕容灼无奈说道:“您也别宠着她了,父亲就是老宠着她,任她到处跑,不见了又差我来找,还要对着下人发牢骚,简直不像话。”“哈哈。”慕容灼方想起正事,说道:“看时辰已将近正午,父亲差我寻着舍妹要去吃饭,赵伯也请吧。”“是了,少爷先请。”慕容熙对着慕容灼撒着娇:“哥哥背我去。”慕容灼无奈,蹲下了身子:“好好,大小姐。”赵霖看着打趣道:“少爷这不也宠小姐得很吗?”慕容灼听了不以为意:“这算吗?兄妹间的事能算宠吗?”三人一边聊着往正厅去着。
        寻常的午饭没有多少新鲜事,午饭过后,那中年男子将慕容灼叫至一旁偏厅,慕容灼看着男子腰间玉佩上的“傲”字,不禁肃然,他就是慕容傲,慕容府主,两年前收留慕容灼的男子。这慕容府是大宋北境驻军大将慕容羽的宅邸,慕容傲祖上几代都是武将,到他这代倒是当了闲云野鹤,好在祖上承下的这百亩田地和那坊间店铺都打理得好好的,慕容傲这财主生活过得也自在。慕容傲也是当今一代江湖名士,自幼资质过人,三十不到,武学造诣早已举世无双,如今年及不惑,功力更是深厚,无奈妻子病逝,膝下只有一女,收慕容灼做了义子,视为己出,同女儿拜为兄妹,一身技艺都倾授予慕容灼。
        见慕容灼一脸肃然,慕容傲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松,然后走向厅旁走廊,并示意慕容灼跟上。
        慕容傲一面只缓步走着,一面说:“你资质不错,是个练武的好苗子,这两年基本功都打得不错了,再继续也不会有所进展,我不想耽搁你,库中功法秘籍皆我积累,挑一个去吧。”慕容灼知他给予自己厚望,这几年受惠颇多,这时多说却之不恭,不敢有违,心下感激,只行礼道:“谢父亲。”
    走着走着,慕容灼还在心中窃喜,前方慕容傲已停下脚步,慕容灼差点撞上,压下心中浮念,一看,仓库大门已在面前。慕容傲掏了钥匙开仓库大门,同时对慕容灼说道:“我这平生积累皆在这门内,我不自夸,里边这些珍宝秘籍,怕是些个王侯贵族也比不过我的收藏,嘿……一会儿你进去就选一个功法秘籍,不论拳脚兵器,内功心法,但只能选一个,你尚且年少,知足方好,这几年专心练着这一门功法对你也是好的,多了杂了,纵使你是武学奇才也应付不来,难以精进,记着没?”慕容灼回道:“灼儿记着了。”
        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库内十分昏暗,但通风良好,空气并不污浊,慕容灼稍稍习惯了下,借着窗外透入的光线,在一排排架子之间穿行着。一边穿行浏览着秘籍,慕容灼心里也思量着:“只能选一个么?那得选个绝世神功……《白猿通背拳》,不错的拳法,但拳脚的话,倘若只会一门拳脚,局限很大啊,不妥……《纯阳功》?等会儿,我记得纯阳功曾被藏在皇宫,后被人盗出,下落不明……这我哪敢学……想想身法的话其实不错,《凌虚步》,大路货,《燕双飞》,不中,嗯~《烟云缥缈步法》?烟云缥缈,烟云缥缈……好个烟云缥缈步,不错,就这个了。”
    慕容灼当即作出了决定,拿着这一身法秘籍跑向了慕容傲,伸手把秘籍交给了慕容傲,表示作出了决定,慕容傲接过秘籍一看,着实吓了一跳,看着慕容灼,缓缓说道:“我师父往年闯荡江湖,得到过不少武学秘籍,顶级亦有不少,可惜大都是残篇,不过我继承师父衣钵,早年在这江湖中历练,如今也有二十余年,大都收集完备了,这《烟云缥缈步法》就是其中之一。”
        “这门轻功如烟如云,缥缈难测,与之对敌,只觉步伐极缓却无法捉摸,犹如幻影,若至大成,移形换影,瞬息百步都不在话下。然江湖之中鲜有人知,只因这功法异常难练,寻常轻功三五年造诣,这功法常人少说也要个七八年。即便如此,你还这么选择吗?”慕容傲没有掩盖语气中的劝退之意,看着慕容灼,等着他的抉择。慕容灼略微思索了一下,并无退步的意思:“大丈夫当志存高远,若是寻常功法,如何如得了我的眼,就算这门功法异常难练,事有因果,也是因它厉害无比了,您也知我秉性,大不了我练他个三年五载,一朝大成,受益无穷。”慕容傲看出了他话语间的坚毅,也感到惊讶,一时间并未反应过来说什么,几吸过后方压下杂念,拍着慕容灼的后背大笑道:“我当然知道你性格坚毅沉稳,心思缜密又能吃苦,但你这一通解释,我反倒觉得我是小人看错你了。”说着,手却不停拍,“咳、咳……”慕容灼在几声咳嗽中费力地挤出了一句:“父亲说笑了……”言毕慕容灼也不拍了,对慕容灼说道:“现在离末时有些时间,你先调整下自身就能开始练习了,有不懂就来找我,秘籍别弄丢了……才刚吃完饭,也不知熙儿这丫头又跑去哪里玩了,真叫人操心,这些么个下人也管不住她,真是……”说着说着走远了。
        烟云缥缈步法,我的第一个功法么?呵。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5-23 00:29
  • 6

    主题

    205

    帖子

    2647

    金钱

    江湖散人

    Rank: 3Rank: 3

    积分
    282

    才华横溢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9-17 22:3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饮风而醉 于 2019-10-31 23:31 编辑

        第二章:
        扬州慕容府后院,慕容傲如山岳一般站在空地,光是看着就觉得此人不可撼动,慕容灼此时正围着慕容傲不断变换身形,身影已经快到常人肉眼无法捕捉了,但他还是冷静地寻找着机会……突然,慕容灼在慕容傲身后数丈远停下,身形前倾,右腿上抬,做踢击状,这一动作慕容傲已经做出了反应,只见他如鬼魅般转过身来,左手掌朝前推出,欲阻下这一击,这一掌还未到,慕容灼中道变招,右腿突然猛然下坠,重重跺在地上,慕容傲尚还未有所反应,只见慕容灼下蹲,身形躲过慕容傲的左手,贴地转身,左腿猛然高抬,一记倒踢直朝慕容傲左肋而去,将要得手时,慕容灼的脚裸被一只大手钳住了——慕容傲用右手钳住了慕容灼的左腿。
        慕容傲直接单手将慕容灼的脚裸提过头顶,低头看着慕容灼说:“小子,别得意忘形了,在我看来你这还跟以前没差。”说完就松开了右手,慕容灼在一抹惊慌中被丢在了地上,漂浮着的尘埃也没能盖住他的无奈。
    慕容傲抬腿走向场外,对慕容灼说道:“不过实话说你天赋还可以,才几天就已经算是入门了,常人要练个四五年才会小成,兴许你三年就能达到那种境界了,不过呢还是不能得意忘形,你天赋再怎么好,这个天地之中比你厉害的人多了去了。”慕容灼已起身立好,拍拍身上灰尘回道:“孩儿谨记于心。”
        “不说了,你去换身衣服,然后去书房,你现在学了轻功,但一门内功是有必要的,我已为你选好了,熙儿丫头说她也要习武,以后你要多照看,人身在江湖,没本事不行,她要学也是好的,但别让她勉强了,这是你兄长的责任。”
        “是。”
        慕容府书房,慕容灼静静站在门外,心里有所思量,慕容傲已经在里面等了一段时间,慕容灼既来,就直接唤他进来了。慕容傲一句话也没说,直接从书案地下摸出一本秘典,递予慕容灼:“我深知你秉性,知你不怕吃苦,非顶级内功给你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小气了,为对得起你,我也是狠心给你这个了,武道禅宗《嫁衣神功》,这嫁衣神功内力至阳至刚,异常猛烈,常人无法驾驭,但它既是武道中之禅宗,自是顿悟为主,想你也是至性的聪明人,这不在话下,前人有所曲解,单念那‘嫁衣’二字纯粹是利他,认为对自身无用,且练这功法的人随着功力增强,受苦越深,将功力转给他人才能化解痛苦,似是应了‘嫁衣’二字,事实并非如此,如今我跟你说多也没什么用,你且记着这嫁衣神功的至高奥秘,乃是‘破而后立’,谨记。”
    慕容灼听着这番话,脸上洋溢着激动,显然这至阳的内功很对他胃口,话音以落还没缓过劲来,良久才抱拳,对慕容傲说道:“之子莫如父,孩儿必当铭记。”
        “另外,我也说说熙儿那门功法吧,自然也是顶级神功,《明玉功》,明者,日月也,玉者,天地之精也,夺天地之造化,取日月之精华,方称之为‘明玉’,但凡天下武学,无论多么高深,总会消耗内力,历来总有奇才创出各种奇招,力求不浪费一丝真气,但所谓物极必反,精妙到了极致却更易变得狂暴,不过痴人说梦。不过这《明玉功》是个异类,这武功运行之时不像别家,真个丝毫没有外泄,反而会内敛,功力一般消耗,增者反而更多,生生不息,玄妙之处,不仅如此,这明玉功对修炼者有更大的妙处,道是青春永驻,越发年轻,妙吧,给熙儿那丫头正好呢。”“父亲有心了,熙儿定会常记着父亲苦心。”
        慕容傲顿了一会儿又说道:“跟你说这些是想你知道,这将来你们必然要出去闯荡历练,增长见识,你们还小,我呢,已是不惑之人了,也许时日无多,日后种种,府中内外都得交付你打点了……当然这都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保护好你妹妹,要引导她,莫让她走歪了……”
        “父亲何处此言?”慕容灼良久也未能琢出字句,心中也有震撼,静了会儿,直言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肩上重担必不推辞,熙儿也是我至亲,我自当护她,至死不休!”
        慕容傲笑笑说:“你有此心我就放心了,虽然你还小,但我还是要说,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血流成河。这不只是江湖,这就是当今世道,你可做得到?”慕容灼年少的面庞无法掩盖自己的震惊,但他深知其中的道理,话不敢说,只道:“孩儿谨记。”“罢,走吧,我再指导你修炼。”
        慕容灼立身一拜,转身走了。慕容傲看着他走远,起身看着背后的书架,右手随眼光一排扫过,却是停在半空,他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唉……灼儿莫怨我言重,我弃俗隐世,如今还能讨得几年安稳?北有金兵扰境,朝中还在明争暗斗,世道已被腐蚀,内忧外患,就怕祸起萧墙……风雨欲来,大厦将倾,只愿你能早日独当一面,届时能带熙儿躲过一劫,或者……”
        ……
        府中一间石室内,慕容灼盘膝坐在中心,火光摇曳,看得见他身上萦绕着一层天罡真气,却是脸色涨红,头上豆大的汗珠直淌,直至慕容灼将真气收回,如释重负,双手撑地不住喘气……
        慕容傲从旁走进,惊讶之色溢于言表:“我真的很震惊,想不到短短月余,你已经掌握到如此程度,起初我还担心你会真气失控,哪天走火入魔,现在看来不出意外是不会有问题了,只要你能忍受得住这煎熬,速度再快一些,不用几年后你就能触碰到下一个境界了。”
    慕容灼此时方缓过气来:“这功法当真个至阳至刚,不过这真气实难运转,真想不通要如何使用。”
        “这嫁衣神功实话说,练至六成必须散尽一切功力,重头再来。”
        慕容灼听了很是惊讶:“散尽功力?重头再来?这又是为何?”
        慕容傲徐徐道来:“你想也知道,如此刚猛的真气,只照这样下去根本无法运转,必须散去,重头再来,这就是‘破而后立’,今后你自己大可慢慢体会,当然,这种功法本就是要练后再毁的,毁去之后体内仍有余根,再练之时,便就事半功倍了。”
        “原来如此。”
        “‘欲用其利,先搓其锐’,嫁衣神功就是这个道理,散功重修,锐气已除,威力不减,练的人却等于练了两遍,自然更加得心应手,收放自如,届时便能自如运用这至阳至刚的真气。”慕容灼听罢心中波澜不小,深知自己这几年必须要苦修,自己肩上担子很重。
        慕容傲顿了顿,见慕容灼没说话,又说道:“但这并不是嫁衣神功的奥秘,我曾说过它的至高奥秘是‘破而后立’,远不止散功重修这么浅显,武道禅宗,‘悟’字当为要点,这你权且记牢,以后机缘来时,你自会明白。”说罢,慕容傲信步离开,留下慕容灼一人在室内沉思。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 小时前
  • 43

    主题

    9271

    帖子

    3万

    金钱

    武林至尊

    著名奶茶鉴定家

    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

    积分
    9961

    才华横溢江湖百晓生千里共婵娟

    发表于 2019-9-29 12:24: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字体排版不错
    世间事   
    除了生死   
    哪件不是闲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8-16 23:51
  • 9

    主题

    1299

    帖子

    4957

    金钱

    门派首席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395
    发表于 2019-9-29 14: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精彩啊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5-23 00:29
  • 6

    主题

    205

    帖子

    2647

    金钱

    江湖散人

    Rank: 3Rank: 3

    积分
    282

    才华横溢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 13:2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饮风而醉 于 2019-10-13 22:48 编辑

        第三章:
        说自那慕容灼习得嫁衣神功之后,深知前途担重,闭关苦修,白驹过隙,如今已是五年之后。
        一处深幽园林,一位身穿青色素裙的少女手持三尺长剑,静立不动,忽然间听到身后有疾风卷叶声,急忙转身,玉足点地速退,手中长剑横于身前,绕过剑身,可以看到一位少年已经到了少女面前五步之内,未给少女一点反应的机会,少年脚尖点地,突然急突,右手一掌直拍长剑剑身,少女被这一击震住,险些失去平衡,少年浮出浅浅微笑,紧接一个后翻,后退之间,用脚尖踢中了长剑剑格,少女手中长剑脱手,落在一旁,少年站定,丝毫没有掩盖脸上的得意之色。
        少女动了动右手腕,不满地对少年说道:“哥,你就不会让让吗?哪有你这样的,别的本事没有,仗着轻功好欺负人。”这少年正是慕容灼。
        慕容灼正色道:“习武之事,若不时刻全力以赴怎么会有精进?再说……”说着慕容灼翻了个白眼:“什么叫我别的本事没有?”慕容熙知是自讨没趣,捡起了长剑转身往回走,慕容灼笑笑,默默跟在了后面。
        二人一路步行,将要走出园林之时,见一府中下人立在园林门口,慕容灼见了知是有事,便加快了脚步。
        那仆人见了慕容灼,也上前几步,行了个礼,方说道:“少爷小姐,麻烦事又来了,王员外家那无赖王宾又来找茬了。”慕容灼听罢,眉间顿时升起一朵愁云,问道:“怎么回事?他又干了什么?”那下人回道:“王宾那厮,先前纠结了一帮破皮,砸了我们坊间几个店铺,还打伤了我们的人,坊间生意都说好了的……王宾那厮,非挑着老爷赵爷外出不在闹事,想那王员外和老爷关系也是融洽,才有这坊间安稳,怎的王员外有这么个不上道的儿子呢……”
        慕容熙缓步移至慕容灼身旁,对他说道:“我倒是听过一些闲言碎语,说是这王员外常在王宾面前说什么‘慕容老哥好福气,有个好儿子,能吃苦有本事,扛得了大梁’之类的,他确实很懊恼自己的儿子不成器,那王宾性子傲,难免不服气,这爹爹出门没人管事,他来闹事兴许就是想找你茬,证明你守不住慕容家的牌匾。”
        慕容灼沉思了一会儿,对那下人说道:“我即刻去王府找王员外,跟他谈谈这事儿,你通知一下,叫几个家丁跟熙儿去店铺那看看,稳住局面,有事速来王府直接找我。”那下人道了个喏急匆匆走了,慕容灼转身对慕容熙说道:“这去小心点,若是坊间撞见王宾和那些破皮无赖,莫要冲突,无事才是最好。”说完各自分开了。
        府中安排停当,慕容灼便动身前往王府,路上他不停地想着这当中利害,干脆运起轻功在街上跑了起来,几条街,顷刻就到了。王府的门卫见慕容灼如此雷急火急,惊讶不小,慕容灼上前请见王员外,那门卫也急急地就进去通报了。不多时,慕容灼已在王府前厅坐下了。
        王员外叫人上茶,慕容灼只说有要事相商,王员外看出事态紧急,问到:“慕容公子突然到访,有失远迎,不知所为何事?”慕容灼心下思量,王员外与父亲交往颇密,这王宾之事与之无关,气息也缓了不少,缓缓说道:“员外可知令郎身在何处?”王员外听出了慕容灼语气中的一丝怪异味道:“这……莫非这不肖子惹了什么事?”“先前听府中人说,早间令郎纠结了一帮人砸了我慕容家几个店铺,打伤了我们几个家人,员外可知此事?”王员外本想喝口茶,听得这话又把茶杯盖上了,仓促间不知所措:“这……真……真有此事?莫开玩笑。”“我会开这种玩笑?我已事先安排舍妹带了家人去店铺那边看看了,令郎兴许还在那边,员外说,怎么办吧,单凭员外定夺,只要能给我们一个公道,我慕容家和王员外自是好如当初。”王员外一时没了主意。
        这时,外边传有一慕容家的人求见慕容灼,慕容灼惊觉事态有变,忙叫快请,这慕容家的家丁气喘吁吁地来到慕容灼跟前,慕容灼忙递了口茶给他,他气还没缓几口就说道:“少爷……不好……了,王宾那厮……叫那十几个破皮……把我们的人围了,小姐还在坊间呢。”
        慕容灼话还没听完,手中茶杯已经摔在了地上,王员外听了身子凉了半截,这要出什么事,慕容傲回来可不会事小,慕容灼回头瞪了王员外一眼,运了轻功直接冲出了王府,王员外也丝毫不敢怠慢,叫人带了十几个家丁,亲自跟了去。
        而在那坊间,王宾正和慕容熙僵持着,慕容家的人将慕容熙和伤员围在最中心,周围不到三丈远围了一圈王宾的人,而王宾正在那圈人身后,一脸痴狂地看着慕容家的人,慕容熙则一脸厌恶地看着他,仿佛看一个疯子。
        良久,慕容熙走出来,问王宾:“你到底想怎样,围着我们什么意思?”王宾慢慢冷静下来,走进包围圈说道:“怎样?我就是不服,人们就知道慕容府有个慕容灼,没人说我王宾,我要的不是这些,我要证明他慕容灼只是个会跑会跳的废物,我要人知道这坊间,是我王——府——王——宾——的地盘!!”
        王宾歇斯底里的吼叫让慕容熙感到害怕:“你……在等我哥?”“是的,但你貌似有意见,那我现在找你如何?”王宾突然扯高音量:“给我……”
        “闭上你的嘴!”王宾嗓音还没拉上去,带着风声,一拳已经打到了他的右脸,突然之间并无设防,王宾整个人飞出去一丈多远,他愤怒地爬起来一看是慕容灼,头上的火烧得更旺了,而慕容家的人则是松了口气。
        “啊,慕容家的废物,你还自己来了,上次揍你没让你长记性?呸!就会跑。”慕容灼倒没什么反应,慕容熙确实眉头紧皱,异常不耐烦,原来几个月前,慕容灼嫁衣小成,散了一次功,功力尽失还未修回,却撞上王宾找茬,慕容灼那时只有轻功,怎么对得过,却是被修理了一顿,王宾是气焰嚣张了,慕容熙却搁着刺。
        “今天不会了。”慕容灼笑笑,毕竟那是几个月以前。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0-4-25 10:10
  • 2

    主题

    85

    帖子

    183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126

    千里共婵娟

    QQ
    发表于 2019-10-28 19: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后续呢
    少侠你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11-26 11:16
  • 21

    主题

    188

    帖子

    390

    金钱

    江湖散人

    Rank: 3Rank: 3

    积分
    241
    发表于 2019-10-29 15:24: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真是太好了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可爱
    2019-12-3 14:24
  • 1

    主题

    44

    帖子

    1891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52
    发表于 2019-10-29 22:06: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佬大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5-23 00:29
  • 6

    主题

    205

    帖子

    2647

    金钱

    江湖散人

    Rank: 3Rank: 3

    积分
    282

    才华横溢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22:26: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饮风而醉 于 2019-11-17 12:05 编辑

        第四章:
        “哟吼,你怎么回事?给你装上了还。”看着慕容灼平静的眼神,王宾拉高声音骂道:“一条慕容傲捡回来的野狗还真以为自己姓‘慕容’……”
        “王宾你闭嘴。”慕容熙一听,倩容流露出嗔怒之色。
        “你只管骂,我不反对,毕竟带会儿被打趴了就骂不出口了。”慕容灼言语依旧平静。
        “你……”王宾听了,一跺右脚,一个箭步冲向慕容灼,抬起右臂就是一记“冲阵斩将”。慕容傲也不硬拼,右脚往后一步,再一移步,身体向王宾右侧闪去。王宾见一拳落空也不急躁,稳住下盘,右臂就是一记横扫打向慕容灼。慕容灼这次也不躲避,却是极其诡异地猫下身来,抬起左臂,前倾,一个肘击向王宾右肋打去。
        这出乎王宾意料,但王宾并未惊慌,他觉得慕容灼内力浅薄,运起内力防得住这一下,谁想他慕容灼已经找回了内力呢?说这一击打在王宾右肋,王宾当场脸色大变,整个人倒飞出去七八丈远,血吐当场,没瞎的都看出王宾肋骨已被打断了几根。
        慕容灼缓缓站定,平静地看着王宾。王宾躺在地上,手臂胡乱挥舞了几下,像要抓住什么,似乎因为疼痛,身体的动作又停了下来,躺在地上,浅而急迫地呼吸,眼睛却狠狠地盯住慕容灼。
        僵持间,身后一阵脚步声,慕容灼转身,看是王员外带人来了,也不再有表示,让开路,一脸与我无关的样子。
        王员外看着这局面,也不知道说什么,对着王宾叹了口气说:“儿啊,这回你闹过了……”王宾撑着自己缓缓坐起:“……我受伤轻重,你也不问问吗?”
        王员外迟疑,却是露出一股严父神气:“咎由自取,也是你该有的教训……”
        话音未落,王宾吹了一声哨,不远处的店铺突然传出几声爆炸声,周围已是浓烟四起,混乱间,突然有两个身影冲入,拉起王宾就走。“今日之事,吾必奉还!”
        “快!救人,灭火。”慕容灼强做镇定,惊慌还是流露出来了,“王员外!”慕容灼一喊惊醒还没回过神的王员外,王员外忙呵斥身旁面露担忧的护卫:“愣着干嘛?救火啊。”
        街边的阴影处,一个身影看着带着王宾远去的黑影,嘴角露出了不屑,直到黑影远去看不见了,他再看了看慕容灼,转身离去了。
    ……
        今天的事似乎太多了。”慕容灼走向王员外。
        “有点……”
        “没问题吗?府上……”
        “能怎么样?罢了,我一向看得开,料到他早晚会闹出事,我呢?无所谓,家大业大,我还活着就是我的,死了给儿子给谁都无所谓……”王员外口中难免一缕悲苦与无奈。
        ……
        喧闹结束,慕容灼带人返回了慕容府,事虽了结,但慕容灼心中没有一丝放松。
        “今日之事事出反常,纵使那王宾再不服我,也不至于去街坊里乱闹,他也不是白痴,最后那两黑衣人又不知来历,就怕是什么江湖邪派的,扰这一方安宁。”慕容灼眉头紧锁,低声对慕容熙说。
        “王宾今天闹这一出,少不了那黑衣人的唆使,今日给他逃了,矛盾都没法调节,往后再要遇着,怕是要报复的。”慕容熙不住担忧。
        “王宾的事现在也没法了结了,日后再考虑,明摆着堕入邪道了,只是王员外那里不知道怎样,王宾结交歹人,定不是这几天的事,王员外怕早打心底就放弃了他这独子……”
        ……
        回到那慕容府,慕容灼心中还未平静,甚至愈发焦躁,而正是慕容灼在这偏厅坐立不安的时候,一仆人通报说,赵霖回来了,有事需告知慕容灼本人,速去书房会面。
        慕容傲一去已十数日,了无音讯,在这节骨眼赵霖回来,无疑是给慕容灼打了一剂定心针。
        慕容灼赶去书房,一进房门还未寒暄,赵霖就抱拳,直接说起了正事,慕容灼见他一不寒暄,二也不给自己寒暄,三来知赵霖只身回家,事必不小。
        “开门见山说了,这次我是自己回来的,并无傲兄授意,这里有封傲兄的信,是给少爷的。”
        “怎么回事?父亲呢?他有事么,那赵伯又为何回来?”慕容灼接过信,并未开封,只是发问。
        “说来话长,少爷先看了信再问吧,很多事我也不知道,让我整理下思绪。”
        赵霖的双眼总是眯着,从来无法从眼神看出他的心理,慕容灼只是叹了口气,看向信纸:
        慕容灼 启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5-23 00:29
  • 6

    主题

    205

    帖子

    2647

    金钱

    江湖散人

    Rank: 3Rank: 3

    积分
    282

    才华横溢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23: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饮风而醉 于 2019-11-17 12:08 编辑

        第五章:
    吾儿
        回观这些年,灼儿,我很欣慰,我的养子有着超常的才华,想必你往后能追上我的境界,超过兴许也不在话下。时间就这么过去,看你也长大了,我可能没有什么机会了,关于我慕容家的事,和我的事,我说一下吧。
        这慕容府是我曾祖慕容仪当初为将,为大宋立下赫赫战功,在这扬州一地,朝廷以嘉奖,购得的安身之地,而慕容府的家主应是我兄长慕容羽,但如今金兵屡犯,他常镇守边疆,这府中倒是我打理。
        十年前,在朝廷看来金兵还未成气候,兄长却发觉,金人可能已有眼线已经打入大宋境内,金人在我大宋境内活动,定有江湖人士的组织与其同流合污,他便私下命他的儿子慕容景,算是你表兄,以及我,去游历江湖,在江湖中打探虚实。我们分分合合来往大宋北方一年多,最终我们得到了一些零散的信息,其中有个是关于海鲸帮韦木堂的,那时慕容景看海鲸帮走海上的生意情报路子也广,就打入进去了,巧就抓住韦木堂暗地里的一些勾当,却是牵出了更大的鱼,除了金人本身,确实有大宋内部的江湖人士和门派也有参和。
        大概就是八年前,发现了这韦木堂的阴暗面后,他将信息交给我,你表兄的处境就变得微妙起来了,他并不知道有没有被发现,他决定逃离,我决定帮他。我们动用我们的能力,某天夜里装作强盗袭击了韦木堂的人,想他趁乱逃走,充个阵亡失踪的理由和我们会面,但是,恰巧那天韦木堂却是和幽冥教碰头的……你表兄真的就失踪了,我也知道这一切又有了幽冥教的事,慕容景的去向一时难查,海鲸帮韦木堂当晚和幽冥教碰头的目的也令人在意,我后来一路追查幽冥教,花了数月时间,最终线索断绝,只带回了你。
        而六年前,慕容景差人送来了一封信,我明白有线索来了,那信中说道,他“失踪”后远离了东边,一年间一边流离一边打探,一直到了襄阳,在襄阳,他发现了几个金国人,都是高手,只是不敌他,他本只想擒住投案,却发现实际上还有奸细。襄阳如此,其他地方怕只有更糟的。而这几年,金兵压境,他们越来越猖狂了,我不能再闲着了,五年前我已经授予了你立身的本领,你也已习得,府中有赵霖照看,对于家中我已无牵挂,当年落下的事,缺的空白,我要去填补,原谅我不辞而别。
        最后事交代予你,我书房案台下有一暗格,里边有我留给你的几个卷轴,有些是要另外交代给你的,有个记录了我以前藏起来的一些宝贝,以及游历时寻得的密藏所在,当初未能探寻,留予你。希望你好生运用。
        此去恐无再见之日,当多保重。
        ……
        看完这信,慕容灼长舒一口气,看向赵霖。
        赵霖受意,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紊乱的内心。
        “月初时随傲兄出门,说是访亲,要去襄阳,临那襄阳二十里路时,找了个客栈住了两天。头一日正午,又要吃喝,正是行人多时,一茶博士却在那时给傲兄一封信,说是一侠士要他帮忙给的,我正疑,傲兄只道亲友密信,却是回房了,我也不好问什么,想我与傲兄也有这么多年交情,他家中之事都有我一份心,什么亲友之事我不能知的呢?也只是疑惑。但我次日起来时,傲兄已经不见了,那时天刚拂晓,他怕是卯时未到就收拾好走了,只留下一封你的信和一些给我的随身物品以及盘缠。当天早上我就一路骑快马往回来了。”
        听完赵霖所说的,慕容灼心中也明了一丝,此去襄阳怕是去与表兄见面,又忧赵霖沾上这背后的污水,半路打发回来,往年的事情赵霖也不知道,也没必要拉他下水。
        “无碍,父亲也有顽童心性,兴许又在谋划些什么吧,这一来一回恐怕他就是在整赵伯了。”
        “嗯……虽然不好听,但我觉得没有问题。”
        “父亲在家这么多年,也许又怀念外边的世界了吧,怕他短时间也不会回来了,府中劳烦赵伯打理了。如今我也当自立,我准备也出去历练历练,赵伯意下如何?”
        听了这些赵霖并没有出乎意料的感觉,慕容灼自己倒有点出乎意料。
        “府中之事大可放心,历练之事但需当心,出去是应该的……想你有事需要处理,我就先走了。”赵霖若有所思地出了书房。
        慕容灼站了会儿,右手伸向了案台底下,眼睛看向了信纸最后一行:
        “出去历练吧,也许能认识不错的人。”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0-4-25 10:10
  • 2

    主题

    85

    帖子

    1833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126

    千里共婵娟

    QQ
    发表于 2019-11-1 00: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饮风而醉 发表于 2019-10-31 23:21
    我记得我把烟云练起来的时候,我觉得异常激动,我觉得烟云就是整个游戏最强的轻功了,18的转化率似乎就 ...

    没事没事 ,学业要紧,加油,挺你
    少侠你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可爱
    2020-8-26 16:30
  • 65

    主题

    1084

    帖子

    840

    金钱

    玩家版主

    狂风剑侠

    积分
    1795

    玩家版主才华横溢

    QQ
    发表于 2019-11-5 07:58: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5-23 00:29
  • 6

    主题

    205

    帖子

    2647

    金钱

    江湖散人

    Rank: 3Rank: 3

    积分
    282

    才华横溢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7 12: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饮风而醉 于 2019-12-15 20:02 编辑

        第六章:
        “少侠,前方便是襄阳城。”
        “马车上坐了数日,骨头都要给颠簸散了。”下了马车,慕容熙舒展着筋骨,不住抱怨道。
        此时的慕容熙,头戴一顶帷帽,白纱垂下一尺有余,半遮着她的面容,身着青色素裙,朴素而高贵,长途的劳顿却不难看出,一柄三尺青锋系于腰旁。
        “确实累得很,休息之前先吃点东西吧,旅店酒家也是获得信息的好地方,我们初来乍到还不晓得这襄阳情况,面纱遮好了,别东瞅西瞧的,慕容家的千金得矜持点。”慕容灼给了车夫车钱,背着一大一小两个包裹下了马车。
        慕容灼一身深青色布衣,黑发如往常一样束在颈后,尽管眉目中透露出一丝刚毅,旁人看来不过是一小厮模样。
        二人刚想进那襄阳城,朱雀门前的守卫直接拦住了他们,慕容灼这才发现,襄阳城的守卫实在森严,想那几年前就开始有奸细混入,直至今日,这几年襄阳城里民众日子过得怕也不舒心。
        “站住!别瞎瞅瞅,过来,搜身,包裹打开……”一个卫兵脾气显然暴躁,上来就冲慕容灼吼吼,慕容灼还算配合。
        “抱歉,例行检查,大概六年年前,城里抓到了金国的奸细,那时起这襄阳城守备就严了起来,我们做卫兵的很难不烦躁,近几年战况愈加吃紧,这日子也没头……你们是第一次来吧,进去离这门不远,有个觅香楼,吃饭的好去处。”另一个特和气的卫兵对慕容灼说道。
        慕容灼表示理解,当那卫兵要去搜慕容熙的身时,慕容灼拦住那卫兵。
        “搜我没问题,但咱家小姐你可不能碰。”慕容灼低声说。
        “你什么意思?公事也敢拦?”暴躁士兵看就要打慕容灼了,和气士兵忙拦着他。
        慕容灼走近慕容熙,慕容熙会意,把她的玉佩递给了慕容灼,慕容灼走向卫兵缓缓摊开手掌。
        “你们可认得这个?”看了慕容灼手中刻着“熙”字的玉佩,这是慕容府,两卫兵知这是慕容家的大小姐,他们显然是懂事人,想慕容灼本人也算合作,不搜慕容家大小姐也没问题,就让开了路没再纠缠。
        进城后,慕容灼看见墙上有些许官府贴的告示,有些感觉已有贴了好几年:最近襄阳城中混入了奸细,还请民众们多加小心。
        ……
        进了那觅香楼,慕容灼选了一个并不角落的桌子,离门较远,却离边上那说书的不过隔着一两桌。慕容灼叫了两碟小菜,一些肉。
        “这么寒酸?我们有那么磕碜吗?”慕容熙显然对慕容灼点的菜很不满。
        “大小姐,您就凑合下吧,早说了低调的。”说完就自顾自喝茶,望着那说书的听他讲话本。
        “……应龙得知,怒火滔天,在断龙崖拦下湘西死鬼与数十名邪道人士,血战一天一夜,凭一己之力而歼之。震惊武林,皆尊其为‘武君’……”
        “那应龙有那么厉害?”慕容熙听了显然不大相信,邪道人士也非泛泛之辈,应龙一人怎能单挑数十人。
        “别问,要比我就是废物……”慕容灼只顾喝茶。
        慕容灼的注意力才从话本中被扯出来,一个壮汉却靠近过来,,小二面露难色,这人显然是要滋事。
        “呵,一看你俩就是外来的,干嘛的?”壮汉把脸凑过来问慕容灼,慕容灼一时不明就里。慕容灼没反应,壮汉转向慕容熙,薄纱下,慕容熙看着这壮汉,有些许害怕,壮汉看着白纱却十分感兴趣。
        “光天化日姑娘何必遮遮掩掩呢?某家甚是好奇啊,怎么不……”
        壮汉话没说完,却是那说书人凑来,左手搭那壮汉背上,扯他过来。
        “兄台有甚所需,何不与某相商?在下李平书,此间说书数载,算是广有人缘。”
        壮汉听了,知是搅事的,刚欲发作,那李平书说话间把右手伸他面前,自然而然,壮汉瞟他右手心中一物,双目瞪得老圆,知事体不就,说道:“李兄能耐某家自是清楚的,不过某家之事不足道哉,某家告辞。”说完就急匆匆走了。
        慕容灼见事端已息,起身向李平书道谢。
        “有劳李兄相助,我家大小姐初涉尘世,不晓世事,在下代为感激。”李平书回礼。
        “我看这位小姐姿态不凡,恐非寻常人家,那莽汉断然是惹不起的,在下实是救他一命,阁下何须道谢。”慕容熙听了夸倒是一乐。
        “李兄也非俗辈,小生佩服,今日也是缘分,李兄可要饮几杯?。”
        “不消,喝茶足矣。”说着自顾地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你们是远来人,才刚到吧。”李平书问道。
        “是的,想先稍稍果腹,再考虑其他事情。”
        “住店别在这块了,此间太喧闹,也贵得很。”
        “李兄要有所推荐,小生不胜感激。”
        慕容熙一句话也插不上,稍稍吃了点东西打着瞌睡。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版权申明|联系我们|商务合作|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官方邮箱:service@mkjump.com       Copyright   ©2015-2016  放置江湖  Powered by©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