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582|回复: 45

同人,江湖诸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1-1 14:11
  • 1

    主题

    36

    帖子

    808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5
    发表于 2019-8-19 10:31: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19-12-16 16:00 编辑


    楼主笔力不行,更新随缘。

    这个同人是架空放置江湖的,也是因为我懒得去改那些和世界观有冲突的东西。


    江湖,可大可小。

    大的是明争暗斗,快意恩仇。

    小的是聊天打屁,不作不死。

    各大门派,又因互相制约而形成微妙的平衡,正如半瓶水被均匀的分在“天秤”的两端。

    这样的平衡,固然是好,但若有了一点点的波纹,就会愈演愈烈,最终,使其晃荡,焚身。

    这就是江湖,从来没有永远的和平,只是缺少那阵能吹起波纹的风而已。

    在江湖中,能够屹立不倒的门派自然是有其道理的,且听闲人所言:

    子母夺魂追命镖,破财买乐金钱教。
    罪仙酌酒醉月影,倚天白骨正邪人。
    鬼灵妄断阳间事,勾魂无情杀人夜。
    龙吟快意满江红,八臂哪吒皇权威。
    星宿老仙法无边,俏丽艳女痴五毒。
    旧墓假葬新生人,独孤紫霞血海仇。
    七形玄灵七禽力,天山百变不易精。
    日月丧胆断阳功,轩辕断云惊天斧。
    踏雪无痕仙音剑,明教圣火九阳功。
    少林武僧淡名利,武当三年不伤人。
    不动明王无相功,西域铁筝无形掌。
    痴心情长落英剑,六脉神剑一阳指。
    斗转星移追魂剑,打狗朽棍降龙掌。
    分天朝元全真有,残星山野柳枫独。

    当然,“残星屋”不是这里发生的事情。

    当官府认为自己的实力已经足够,想要将江湖连根拔除时,它会成功吗?

    当李先生知晓了仇人的下落,但遇到一个爱他的女子时,他会放弃仇恨吗?

    记住,“残星屋”,残的并不仅仅是江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大哭
    2022-6-20 12:15
  • 46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金钱

    武林至尊

    著名奶茶鉴定家

    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

    积分
    14262

    才华横溢江湖百晓生千里共婵娟

    发表于 2019-8-19 10: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妈耶  我只是个普通弟子
    不剁手的那种
    世间事   
    除了生死   
    哪件不是闲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2-2-8 23:31
  • 216

    主题

    2万

    帖子

    3万

    金钱

    武林至尊

    虽千万人吾往矣

    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

    积分
    23260

    才华横溢江湖百晓生文武双全千里共婵娟

    发表于 2019-8-19 13:45: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收钱办什么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1-1 14:11
  • 1

    主题

    36

    帖子

    808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5
     楼主| 发表于 2019-8-20 21:16: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20-1-3 17:08 编辑

    唐门

    蓝衣荧剑,胸前纹有一个“唐”字,毫无疑问,这是唐门的人了。

    就算如此,守门武士还是道了句:“麻烦将腰牌拿出来。”

    他也是乖张,纵然事情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还是从怀中摸出一块蓝色圆印,在武士眼前一晃。

    倒也不用担心武士没有看见,作为唐门的护宗武士,连这点眼力也没有的话,早就收拾收拾滚回家了。

    “鄙人唐门唐剑,奉名匠欧治子之托,回唐门调查一些事情,还请诸位配合。”

    将腰牌收回怀中,唐剑又从袖中取出一封纸,沿着折痕拆开后递给武士。

    “嗯?既然是名匠所托,你进去嗯……抱歉,唐门内部现在正在处理事情,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武士的话刚说完一半,另一个武士就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就是这几句话,改变了武士的态度。

    “即使唐门弟子都不可以?”

    唐剑皱起了眉头。

    “不可,事实上,今日唐门所有闲杂弟子都被打发出去了。”

    武士摇了摇头,说道。

    “我是真的有事情,就不能通融通融?”

    “不可……”

    “门主说了,谁想闯的,就让他们先过了我们这关。”

    武士还没说完,另一个武士就抢道。

    “喂,你小子,在这纠缠这么久,该不会和里面的人是同伙吧?”

    说完,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武士又抢道,还摆出了防御的姿势。

    “哎……看来只能硬闯了……”

    唐剑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

    眼前这副景象,分明是叛徒已经控制了整个唐门,想对门主不利,所以时间不能再拖。

    他将背后的剑拔出。

    好家伙,谁也不会想到,素来以敏捷著称的唐门弟子竟然会在背上背着一把刻着繁杂花纹,花里胡哨的剑。

    更令人疑惑的,唐门的子母针法明明更胜一筹,为何这个弟子要习剑呢?唐门有剑法吗?嗯……貌似还真有,叫什么来着……算了那不重要,反正是垃圾就对了。

    这也造成了众多敌人轻敌的原因。

    剑纹深处,藏着十数铁针,将会随着内力的推出而甩出剑体,这也就是这把剑名字的由来“暗袭”。
    。。。
    。。。
    唐门,是个主修暗器的门派。

    其有着天下暗器之首,被称为‘子母夺命’的子母针法,和普普通通的剑法‘五展梅’。

    如果说子母针法是天下暗器第一的话,那么五展梅,就可以说成不入九流的剑法了。 并不实用的招式,花里胡哨的花架子,说其是剑法的耻辱也不为过。

    凡剑法,不外乎就是追求伤害,追求速度,追求帅气,追求实用,追求平均。 而五展梅一样都没占到,也难怪被说是剑法的耻辱了。

    就连唐门里的绝大多数人也这么觉的,并且对‘唐门先祖为何会研究出这一门啥都不是的垃圾剑法’这一问题百思不得其解。

    但唐剑不这么认为。 他自幼天赋异鼎,学习暗器事半功倍,可谓是唐门新一代的精英。

    起初他也与那些人一样,对‘唐门先祖为何会研究出这样一种垃圾剑法’心存疑惑。直到有幸观得《暗器百解》,才豁然开朗。

    《暗器百解》中,有一段提到:“凡暗器之流,镖,针,乃至路边的石子,投掷时必要有其掩人注目,乱人心神之处,才可百发百中。”

    这句话的意思可以概括为,凡是暗器,镖啊,针啊,甚至路边的石子啊,将其当作暗器投掷出去的时候必须要有一些动作来吸引人们注意,或者有一些动作扰乱敌人的心神,以至于下意识忽略掉这些暗器的存在,这样才能百发百中。

    反观被视为垃圾的五展梅,每一招,每一式,花里胡哨,毫无作用,不就是为了掩护暗器的存在而诞生的吗?

    江湖中令人谈之色变的唐门暗器,是子母针法的无迹可寻,无人可找,无法格挡,唐门要你三更死,无法活到五更时。

    而在近战中,套路已经被对方摸透了的情况下,唐门暗器的危险程度将大大降低。

    若在这时候耍上一套‘五展梅’,并在对方疲于应付的时候抽冷子给他来上几针的话,那就让人叫苦不迭了。

    ‘五展梅’的破绽很多,多到让人发指的地步,这也就意味着你无法预判暗器究竟是从哪个破绽射出的。

    如果每个破绽都防,那么在暗器没有发射出去的时候会产生更多破绽,如果每个破绽都不防,‘子母针法’会让你尝到足够的苦头。

    这就是唐门暗器的真正可怕之处,诡异,多变。

    也正因为如此,唐剑才放弃大好的暗器光景,转成剑修。

    唐门剑仙,天下无敌。

    唐门剑圣,举世无双。

    偏偏周围的人还不理解他,总是叹“又一个学暗器的好苗子跳入了火坑”。

    直到唐剑耗尽自己所有的资源打造一柄长剑,并在上面刻下各种各样的花纹后,众人终于彻底放弃了拯救的念头:“这娃子入魔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1-1 14:11
  • 1

    主题

    36

    帖子

    808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5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19: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20-1-3 17:09 编辑

    金钱、落月


    今日的金钱帮,格外喜庆。

    大红灯笼扎在横梁上,摇曳着的火苗将来往的人们映照的忽明忽暗,在大厅,一张“喜”字贴在墙上,若是不清楚的人,怕是要不明所以了。

    其实,很简单的原因,金钱帮副帮主之子大婚,仅此而已。

    要是还不够的话,加上“女方是落月山庄新生代顶尖弟子”如何?

    再加上“女方的父亲是落月山庄五月之一”呢?

    “呦呦呦亲家你何苦这么苦着脸呢,咱是亲家了难道不是吗?赔偿我儿子清白的银子你落月山庄不仅不用付了,我金钱帮还给你们巨额的聘礼,难道你不开心吗?来,笑一个~”

    “嘎吱嘎吱……”

    随着一阵磨牙声,钱烟也知道了这个亲家此时的心情不太好,便悄悄退下去,不再触他的霉头。不然明天金钱小报上就会有这则新闻“震惊!大喜之日男方父亲竟被光天化日之下乱剑砍死”。

    匿甜可以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之贱的这对父子。

    真的是,要用什么比喻来形容呢……

    这么说吧,你发现你家好不容易种出来的水灵灵的白菜被猪拱了,气不气?

    当你找东西想出去把这头猪砍死时,这头猪竟然还屁颠屁颠跑过来舔着脸哭诉:“你家白菜拱了我,你要对我的清白负责。”

    气不气?

    偏偏这时候养猪的还跑过来护住猪,说:“你家白菜将我家猪纯洁的心灵不再纯洁了,你要赔钱。”

    气不气?

    想不想砍死他俩?

    偏偏你还打不过养猪的,气不气?

    所以,匿甜只好捏着鼻子认了,这也就是他现在仍是一副臭脸的原因。
    。。。
    。。。
    再回头看这对新婚夫妻。

    男方,名为钱金,长的倒也可看,一副富家公子的样子,大金链子小金镯,真怀疑他为什么还没被沉死。

    女方名匿月,和男方一对比,简直就不是一个画风出来的。

    三千青丝梳云鬓,不施粉黛面如朝。
    柳眉微勾衬明眸,嘴角挂弧露酒窝。

    此上,均为本人使用百度东拼西凑出来的,你们若是对本人的节操有什么疑问,那么很抱歉,本人没有那东西。

    “没想到,这时间微微一晃,我们就在这儿了。”

    婚礼还未开始,所以钱金先走进了房间,看着床上坐着的女子。

    “嗯。”

    女子也没有回太多话,只是应了声,细弱蚊蝇。

    “真的很抱歉,本是为了给落月山庄不付报酬,我和父亲所琢磨出来的玩笑,谁知在这玩笑中,我却发现了你就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钱金本就是大大咧咧之人,于是便无所顾忌的说了出来。

    “……嗯。”

    “阴差阳错的到了如此境地,放心,我会好好对你的。”

    “……嗯。

    “我也发现,你也是对我的胃口的。”
    。。。
    。。。
    扬州城郊,一位绝色少女被三个混混拦了下来口花花。

    在扬州城,他们也只敢口花花了,否则等待他们的就是牢狱之灾。

    少女抿着嘴,也没有发怒的意思,混混们以为她是并没有什么办法,于是见状更欢了,有一个甚至抢了一步,想要拉住少女的手。

    但事实上,匿月只是初离门派,对于他们说的那个野狗帮有点忌惮而已。

    就像那些师兄师弟一样,被拦下一会后,他们肯定会放自己离开的。

    但这只是匿月内心的想法,在别人看来,这就是混混在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而已。

    于是,在小说中常有的套路“多管闲事之人”,就出现了。

    那是一个脖子上挂着金链子的男子,在与混混们缠斗了一会后,后者就全躺在地上嗷嗷叫,双手呈现奇异的耷拉着。

    “两个混混2两银子,加上那个大混混,一共4两银子,拿来吧。”

    钱金可不是什么救人不图回报的好人,他出手只是因为他没钱花了。

    按照金钱帮教义“路见不平”的说法,这时候就要上去救出少女,然后讨要银子才对。

    但匿月很显然并不懂钱金的意思,只见她转身,跑了。

    而钱金也并不是什么被人欺的角色,认定自己追不上对方,他立即返回宗门,将这件事一五一十的告知了师傅。

    这也就使得,几个月之后匿月结束江湖历练回到门派时,看到这么一副场景:

    “我说落月的老赖们,让你们还个钱就这么难吗?不就是4两银子吗?偏要开战?”

    “哼,我落月山庄虽只因特效挤入江湖大派,但我落月可不好欺负,你说你金钱帮几个月前帮助了一名落月弟子,但她没有付报酬,证据呢?还是说你金钱帮凭着势大,空口无凭欺负我落月?”

    “我们金钱帮向来可说过一句谎话?还不是你落月仗着我们没证据,欺负我金钱帮?就算我们说谎了,你们拿几块银子又能怎么?”

    “呵呵呵…还说你金钱帮不是仗势欺人,无中生有。几块银子?这不是银子不银子的事情,这关系到我们落月山庄的脸面!

    “落月弟子听我号令,现金钱帮仗势欺人,无中生有,被戳破谎言后恼羞成怒,发动门派大战,随我杀!”

    “呵,金钱帮的诸位!现特效山庄对已发生事实颠倒黑白,并出言损毁我金钱帮声誉,实乃人神共愤之事,杀他个片甲不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28 03:44
  • 0

    主题

    1

    帖子

    91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1
    发表于 2019-8-28 03:46: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大哭
    2022-6-20 12:15
  • 46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金钱

    武林至尊

    著名奶茶鉴定家

    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

    积分
    14262

    才华横溢江湖百晓生千里共婵娟

    发表于 2019-8-28 10: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五展梅看来必须练了
    世间事   
    除了生死   
    哪件不是闲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1-1 14:11
  • 1

    主题

    36

    帖子

    808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5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12: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20-1-3 17:09 编辑

    峨眉

    “水清!你干什么?!”

    狄水清并没有回答宝相神尼的话,而是在送出那一剑后,默默的站在黑衣人身边,表明了她的立场。

    “该死…”

    见状,宝相神尼自然知道峨眉派中出了一个叛徒,但她被突然刺中的短剑伤了身,露出了些许破绽,贸然进攻只会让这盗了峨眉秘籍的人抓住机会,否则定要撕了这叛徒。

    “哈哈,神尼,我只是要借一下贵派的内功而已,你又何必穷追不舍呢?”

    一切都如计划所料,黑衣人不禁大笑道。

    “贼子你别猖狂,待我伤势恢复,定要你还有这个叛徒生撕活剥…咳……”

    宝相神尼咬牙道,又因怒火攻心咳出一口鲜血。

    “哈哈哈,那怕是你不好,撤!”

    黑衣人大笑三声后,正想说话,眼角的余光突然瞄到一瞬刺目寒光,大惊之下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跟之消失的还有狄水清。

    就在他们运起轻功逃走的下一瞬,一枚暗器飞落,没入地面消失不见。

    “神尼,没事吧?”

    来者身着一身蓝衣,胸前纹有一个‘唐’字。

    再加上腰侧携有一剑鞘,还有一截剑柄露出外,他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咳…没事,此人能与我相斗数招不露败相,很可能就是那偷盗门派秘籍之人。你速去其他门派通知,有劳了,我要运功疗伤。对了,提醒其他门派,各门派里要防备叛徒。”

    “是。”

    唐剑听到宝相神尼的命令,也没有多问,运起秋林拾叶,不一会就消失在神尼的眼中。

    。。。
    。。。
    与此同时,峨眉山的某处山峰处。

    “回来了?比预想的还要早吗?”

    “能回来就不错了,我差点死那儿。

    韩一枫没好气的说,随意的坐在了地上。

    “哈哈,也抱歉了,觉远还在卧底,谢云抽不开身,金宇正在白驼山呢,至于刘奇,有个潜伏任务。所以自然是没有人帮你看一下了。

    但如果你就这样死了,那只能说明你不过如此……”

    “哎……你还在纠结吗?”

    听见别人毫无感情的议论自己的生死,韩一枫也没有怒,只是叹了口气,劝一样的说出这句话。

    柳玄风这个人吧,不爱说话,总是喜欢把事情都担在自己身上。

    “哎……血海深仇你不懂……这位是?”

    听到对方的话,柳玄风眼神变得灰暗起来,只是因为在山洞里,所以这眼神韩一枫也没有看清。

    “要我说,你也不应该将事情一个人憋着,跟他们说一下也行啊,或者找一个媳妇,这位就是我媳妇狄水清,有个媳妇后,你自然会感觉世界不一样。”

    韩一枫自然能察觉到这是粗劣的转移话题,他也不再劝说,就势往下说道。

    “媳妇吗……好吧,我会考虑的。”

    说着,柳玄风站了起来。

    “我要出去走走,争取招几个人,你去无间林吧,那些人应该不需多久就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8-16 23:51
  • 9

    主题

    1295

    帖子

    6509

    金钱

    门派首席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391
    发表于 2019-8-28 12: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1-1 14:11
  • 1

    主题

    36

    帖子

    808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5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14: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20-1-3 17:10 编辑

    幽冥

    据传,这世间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知道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比如,人死后,会产生灵魂,也就是鬼。

    再比如,有一方世界不属于人间,其被称为冥界。

    酆都鬼城,死后的灵魂最终的归宿。

    忘川河,三生石,奈何桥,孟婆汤,生死簿,这些都不止于存在于神话中。

    同理,无常也并不是虚构的,在黄泉的中心,有一座山,名无常山。

    在山上,数不清的黑白无常在飘荡,每当阳间有生灵死亡时,他们就会寻迹飘去,拘其魂魄归来。

    那么,这些无常有没有意识呢?他们是谁留下的呢?这或许只有十殿阎王知道了。

    此刻,一个幽冥教的小子,正站在一个法阵中央。

    灵魂唤醒,一种禁忌之术,今天却被用在了这里。

    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被唤醒的灵魂,是体验这一生的过程,还是这一生体验被唤醒灵魂的过程。

    再通俗点,不能确定的是被唤醒的灵魂夺舍了这一生,还是这一生夺舍了被唤醒的灵魂。

    在漫长的记忆体验中,任何细微的问题都会被无规律的放大。也就是说,唤醒的可能是那个熟悉的灵魂,也可能是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魔头。

    不过,十殿阎王现在一点也不担心,他们相信无常。

    远处,无常山突然嗡鸣起来,大块的山石掉入黄泉,被溶解出丝丝白烟。山上,游荡着的无常们突然漫无目的的到处乱窜,因为其的漂浮性,如果没有任何防备,地府很可能会大乱。

    很显然,阎王们也考虑了这点。

    一声令下,无数牛头马面们纷纷举起武器,在酆都外铸成一道坚不可摧的防线。

    至于酆都外?都是荒山野岭,孤魂野鬼的地盘,平常他们也打不过人家,趁着这次无常暴起一举清理了也好。

    “咔嚓……”

    无常山裂开了,碎掉了,露出了它的真容。
    却见,那是一位灰衣人影,由于角度原因,没法看清他的真容。

    法阵中,幽冥的小伙双手抱头,痛苦的打滚。

    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过了一会,小伙就站起身来,神色淡然,只是双瞳不知何时变成了死气沉沉的灰色。

    他向着四处飘荡的黑白无常虚按了一下,黑白无常就停止了飘荡,返回无常山身旁徘徊。

    哦不,现在不是山了,不过为了区分,还是叫他无常山吧。

    “欢迎回来,这具身体的感觉怎么样?”

    “嗯,还不错,对于阴气的抗性很强,我大约可以发挥出全盛时期2成的战力。”

    “其实,你们现在就将我唤醒,时间有点早了,赤伽阳煞功本就是我为自身归来所创作的肉身锤炼之法,嗯,你知道的,我是鬼神,以鬼神之身锤炼阳气之躯,只会起到反效果。“

    所以我需要一个不带丝毫阴气的自己帮助我锤炼肉身,等到赤伽阳煞功返璞归真之时,虽发挥不了全盛实力,但9成也是没错了。但现在这样子……我想我需要个说法。”

    无常看着为首的阎罗王,冷冷道。

    “嗯……其实吧,这也是迫不得已,你沉睡这些年出现了一些变故,在阳间,有一只蛤蟆成精了……”

    阎罗王沉吟了两秒,斟酌了下语言,回道。

    “哦?怪不得,这些东西只能机械化的拘死去的魂魄,对于活着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听到阎罗王的话,无常似乎明白了什么,看了看无常山上的无常们,说道。

    “嗯,你明白就好。”

    “这次不怪你们,只不过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对付弱小的魑魅魍魉还行,但遇到强大的……这件事过后我还要再轮回一次,这次我懒得走轮回,你们就在生死簿上随便找一个幽冥教的天才,让我夺舍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1-1 14:11
  • 1

    主题

    36

    帖子

    808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5
     楼主| 发表于 2019-8-29 13: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20-1-3 17:10 编辑

    海鲸

    “杀,一个不留。”

    黑袍人,还有海鲸帮108位海草之一的李三。

    难以想象,海鲸帮一位海众竟然对于自己据点下的数百名弟子临死前的惨叫熟视无睹。

    此时,正当午夜,海鲸帮弟子们沉醉于美梦中,这也使‘替换’计划进行的很顺利。

    至于出来巡视的弟子,在计划还未开始前,就已经被李三亲手干掉了4队,仅剩下一队也是时间上的问题。

    “确定不会有弟子逃出去吗?”

    黑袍人出声道,声音是明显压下去的,而且有着面具的遮挡,显得瓮声瓮气。

    “确定。”

    李三回道。

    “嗯,‘替换’掉之后,还要多麻烦你了。”

    “大人何出此言,这些人本就是我在各处随机招揽的弟子,只上报了数量,就算全部换掉了,只要数量对的上,还是很好弄的。”

    “那就多劳了,其实就算有那么几人跑掉了也无事,海草我已掌握了大半。就算他们有点门道,‘海星’层面也有几个我们的人。”

    黑袍人倒不怕李三这个‘海草’将这些情报泄漏出去,因为李三本身就是他亲手培养出来的‘海草’,其他的‘海草’、以及那几个‘海星’,也是。

    “是。”

    “不过……能稳妥点就尽量稳妥点。”

    “属下明白。”

    “好了,咱们也该去逛逛了,看看有哪些漏网之鱼,打扫战场。”

    “是。”
    。。。
    。。。
    “咳……咳咳……”

    “兄弟们!跟这些杀手拼了!”

    阴暗的小道,海鲸帮最后一只巡逻队伍已不足五人。

    好了,两段话的工夫,又躺了一个。

    “疱慧!”

    看着曾经的战友无比不甘的倒下,甚至没有时间比一下中指,存活的三人中,终于有一人忍不住悲唤出声。

    这一瞬间,他的脑海里浮出很多往事,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也许是这样的决心冥冥间感动了上苍吧,虽然轮回乃是无法触碰到的东西,但上苍还是打算低配置的满足一下他的愿望。

    “噗通……”

    “秃飞!该死……张三,你快跑,后方有条密道,就是你我和秃飞天天跑出去偷看隔壁村翠如花洗澡的那条,跑出这个据点,将情况传出去!这儿我挡着,快!”

    秃飞,就是刚才还活蹦乱跳,在‘噗通’声之后就躺了的那位。还热乎着。

    说话的名叫枪盗,他一掌把张三往后推了一个踉跄,然后自己看着来势汹汹的追兵,露出极度癫狂的病态笑容,‘唰’的一声抽下了自己的裤腰带。

    满江红剑法!

    松松垮垮的裤子,软的像泥一样的腰带,唾沫横飞的脸庞,拼死一搏的人影……

    这儿是条小巷子,也就是说,只要他多撑一秒,张三就有更多的可能性逃出这里,将事情报告给海鲸帮高层。
    。。。
    。。。
    他滚着,爬着,跳着,扑着,直到逃入一片林子,撞到了什么东西。

    “草……草主!”

    抬头,正是一脸冷漠的李三。

    他还以为李三是来救他们的,眼眶“刷”的变的通红。

    只是……

    “嗤……”

    “唰!”

    张三有些愣神。

    腰间有着些许刺痛,此时他正被一节鞭子缠住腰间,倒飞回去。

    “呵……找死!”

    李三很快的就分析清了状况。

    他将手中的剑换了一种握法,摆出进攻的姿势,喝一声,欺身而上。

    在空中,又变了种剑招,由上而下虚划,想要切断牵引着张三回退的绳索。

    谁知,那潜伏之人也有所察觉,手腕一抖,绳索划过一个弧度,恰好将李三的攻击避过,并使张三远离了李三一大截。

    “你在等那个人吗?他不是我的对手,已经跑了,你只是一颗弃卒而已。”

    “换句话说,今天谁都救不了你,你必死无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1-1 14:11
  • 1

    主题

    36

    帖子

    808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5
     楼主| 发表于 2019-8-30 15: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20-1-3 17:11 编辑

    永夜


    永眠无厌屋,夜至影终来。

    若天使其亡,精神则永在。

    永夜楼的两部分,永夜阁和无昼阁。

    永夜阁,自然是杀人的了。而无昼阁,是传承所在。

    他们这个世界,贸然使用真名只会遭杀身之祸,所以第一代永夜楼主就留下这两行字,作为永夜楼和无昼楼弟子的代号。

    永夜阁目前已传承数代,其中,“厌”字辈的小家伙们也已经成年了。

    这些小伙子小女娃们是当代永夜楼主从四处搜罗过来的,全是孤儿,不必担心他们的忠诚。

    当然,没有正当的理由,想要搜罗这么多孩子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在这里,也要着重提一下无昼阁的当代长老之一,天使。

    天使无疑是无昼阁里混得比较好的那种,在外界他的身份是一名富可敌国的商人。所以当他带着当代永夜去各个孤儿院四处走访,声称自己仁爱之心发作,想要领养一部分的孩子时,工作人员自然是欢迎。

    永夜楼的主楼建于一条近乎垂直的峭壁中央,想要到达就必须穿过一片森林,走过一条羊肠小道。所以也不用担心有人会发现。

    此刻,一名刺客模样的人走出山洞,匆匆看了眼手中草拟好的悬赏,拉了拉斗笠,向上方去了。
    。。。
    。。。
    扬州城,很是繁华,就连乞丐也是不常有。

    当然,这并不是指他们有多么的昌盛,而是穷困的、过不下去而又不愿成为大户人家下人的人们全被丐帮收揽走了。

    所以扬州城,这个繁华的城市,也被丐帮全帮上下戏称为“丐帮人员1号收纳基地”。

    厌夜并不认识,也不知道他本次的目标是谁。

    总之,他就是顺着悬赏上的要求,将雇佣者提供的毒药掺在鸡腿中,在乞丐大石碎胸口结束讨赏时递给他。

    乞丐道喜,厌夜也并没有任何表示,转过身消失在人群中。

    这是最有效的一种方法,在旁人看来,这就是一个富家公子施舍给乞丐的桥段而已,就算乞丐几天后死了,他们也不会联想到厌夜身上,何况没有人会闲的没事盯着乞丐好几天的。

    “嗯……”

    “咚……”

    厌夜突然觉得自己很重,很重,接着他就倒了下去。
    。。。
    。。。
    “唔……”

    厌夜恢复了意识。

    他挣扎的爬起,环顾四周,这似乎是旅馆的一间房间里。

    “醒了?呋……”

    随着声音望去,一个略显稚嫩的脸庞正在注视着厌夜。

    放心,他并没有坐在床头,只是抽了卷烟草而已。

    “那我就走了,警惕点,你差点被干掉了。”

    说着,男子比划了一个划脖子的动作。

    “想知道什么的话,诺,那面有张纸。大概意思就是团结门派啦云云的。”

    男子似是看到了厌夜的嘴角张了张,又或者他已经猜到了厌夜想要说什么。

    说完,他走出了房间。

    厌夜这才看到,这个男子的背后,背着一把不长不短,不宽不窄的大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大哭
    2022-6-20 12:15
  • 46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金钱

    武林至尊

    著名奶茶鉴定家

    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Rank: 70

    积分
    14262

    才华横溢江湖百晓生千里共婵娟

    发表于 2019-8-30 15: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我的永夜大大
    世间事   
    除了生死   
    哪件不是闲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1-1 14:11
  • 1

    主题

    36

    帖子

    808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5
     楼主| 发表于 2019-9-2 17: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20-1-3 17:13 编辑

    官府

    我叫陆陌英,明面上是飞贼帮的副帮主。

    但很快就不是了。

    因为飞贼帮的帮主路人甲,即将眼馋帮中至宝‘混沌诀’,不惜伙同土匪教坑葬整个飞贼帮。

    幸好有副帮主挺身而出,与路人甲搏斗数十招,从而等到了官府前来援助,打退了土匪教,拯救了飞贼帮。

    感激之下,副帮主表示痛哭流涕,愿意彻底痛改前非,遂率领整个飞贼帮并入官府。

    至于混沌决?我怎么知道在哪?
    。。。
    。。。
    我以前是个孤儿,无父无母,整日靠乞讨过活。

    本以为一生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去,但从遇见陆千侯的那刻起,我的人生就不再可能平静。

    陆千侯也就比我大个十来岁,他见我可怜,就把我带回了家。

    在家里,我感受到了温馨。

    他为了取了个名字,叫陆陌英,讲道理,虽然不识字,但感觉非常厉害的样子。

    给我请了先生,教我读书。

    虽然我就是个吃白饭的,但也没见他把我当下人使唤。

    从那时起,我就暗中下定决心,此生定为陆千侯肝脑涂地。

    陆千侯对我而言,是我的再生父亲,人生导师,更是我的好哥们。

    哎?哎?再生父亲?好哥们?父亲?哥们?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
    。。。
    “大人。”

    陆陌英面朝陆千侯,双手抱拳,恭敬道。

    “不错,这次的飞贼帮收并你做的不错。”

    陆千侯坐于椅上,手握折扇轻摇,对面前的陆陌英笑着。

    “大人谬赞了,是大人指挥的好。”

    陆陌英丝毫不见喜悦,反而将头埋的更低,说道。

    “呵呵。”

    别人说出这些话,陆千侯会认为他是拍马屁,但陆陌英说出这话,显然是由衷的,实事求是的。

    事实上,这也的确是他指挥的好。

    “那么…‘飞贼行’你练得怎么样了?”

    “回大人,已经至炉火纯青境界。”

    “很好……接下来,还有个任务需要你去执行…”

    “大人说,属下愿为之肝脑涂地。”

    “呵呵…肝脑涂地倒不至于,经过这么多时间的潜伏,想必你也对江湖有着一些概念吧。”

    “属下的确对江湖有些概念。”

    “江湖中有着许多门派,最初都只是些歪瓜裂枣,但经过多年的发展更替,现在这些门派的发展已经严重威胁了朝廷的统治……”

    “大人是让属下率军清理了那些门派?”

    陆千侯还没说完,陆陌英就打断道。

    “不不不,现在这些门派即使是单独的一个也不弱于官府,若我们在这时候实行清扫,那么就会让他们拧成一股麻绳。”

    陆千侯摇了摇头,说道。

    “那大人的意思是?”

    “这次的任务是,在不被发现是官府搅局的情况下,让江湖,乱一些。当然,你只需要听从我的安排就是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1-1 14:11
  • 1

    主题

    36

    帖子

    808

    金钱

    武馆学徒

    Rank: 1

    积分
    85
     楼主| 发表于 2019-9-3 21:56: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162652157 于 2020-1-3 17:12 编辑

    五毒、星宿、古墓


    好好的一个妹子,怎么就无情无义了呢……

    这是张三近来常常思考的问题。

    也对,这个妹子曾经是五毒教的,就算她春心荡漾,恐怕也没人敢碰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某种毒整死了呢……

    “看够没有?”

    杜无情突然用她那毫无感情的声线道了一句。

    “哦哦,要行动了是吧?”

    “对,我重复一遍,打官府的人,是吗?”

    “对对对,任务就是这个,你别把永夜楼的当官府的砍了……”

    “每次听见你这毫无用途的废话我就很是费解。”

    “得得,随你便了,你要实在记不清呢,我打哪你就打哪,行吧?”

    “换在以前,我早就杀你了。”

    “好好,我闭嘴。”

    张三干笑几声,停了说话。

    他知道,面前这个人呢,可以称之为说一不二了,在她还在五毒教的时候,有一天教主的女儿要和她切磋一下,然后她就把对方生生打死了。

    嗯,这个怪人从小就中了一种毒,使她变得无情无义,虽说这有点扯,但事实就是这样。

    这个人其实很危险的,这么说吧,有一天她突然有了抢劫的念头,哪怕是一瞬间的念头,她也会去钱庄。

    抢完跑路的过程中,她突然觉得这是非常不好的行为,那她就会跑回钱庄,把钱扔回去。

    并且在这些事件中,她的心里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负罪感。

    这就很恐怖,若不是当代的五毒教主有爱才之心,那个姓柳的根本没有机会将这个疯子捞出来。
    。。。
    。。。
    “嗯……”

    柳玄风肝疼的望了望地上不断抽搐的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

    “我说……你以后下手时……可以轻点不?”

    “要和我比试的吗?不到生死之间,人类的潜能永远也没法被激发。”

    杜无情淡淡的说。

    “他已经求饶了,你还在揍他……”

    “没有激发潜能,只能说明你还没有接近死亡,还没有拼死一搏的决心。”

    “嗯……”

    柳玄风被噎的没话说。

    不得不说,从这个疯子的话里,似乎还能知道不少歪理……

    “那好吧,你继续走你的路吧,别忘了到时候无间林见。怜影,把这个星宿派的傲……可怜的娃,带回去疗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版权申明|联系我们|商务合作|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官方邮箱:service@mkjump.com       Copyright   ©2015-2016  放置江湖  Powered by©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